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提特色小鎮以“健康發展”為其定調

 

12月18日至20日,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會議提出要“引導特色小鎮健康發展”。這是特色小鎮一詞首次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亮相,對於特色小鎮的建設發展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當前,中國城鎮化率已經超過56%。這意味著中國城鎮人口首次超過農村人口,中國城市化進入關鍵發展階段,而承載著“產城人文”四位一體的“特色小鎮”理所當然地被寄予了厚望。

新年伊始,中央以“健康”給特色小鎮點題,有什麼樣的深意呢?

專注特色避免業態同質

在國家政策東風的推動下,全國各地特色小鎮遍地開花,越來越多打著“特色”旗號的小鎮不斷出現,特色小鎮房地產化、同質化嚴重,泡沫滋生。

事實上,“特色”只是特色小鎮的外在表現,其內在要求在於提高產業競爭力,並呈現規模化效應,進而能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改善群眾生活水平,更重要的是大大增強小鎮的發展後勁,進而提升整體經濟實力。

納帕谷品酒列車

以美國納帕谷為例,因其氣候利於種植優良釀酒葡萄,形成了葡萄種植業和釀酒業等特色引擎產業,在此基礎上採取政企合作成立旅遊業提升區,打造包括品酒、餐飲、養生、運動、婚禮、會議、購物及各類娛樂設施在內的“葡萄酒+”旅遊吸引核,形成綜合性休閒文旅小鎮集群,2016年接待遊客350萬,為當地政府帶來稅收超8000萬美元。這是納帕谷緊抓葡萄酒為核心產業,開拓發展產業鏈條,通過環環相捉的人流基數帶動人均消費比值,實現高額經營利潤。

金誠集團盱眙龍蝦小鎮也正是這種盈利模式,通過打通上下游,構建完善的龍蝦全產業鏈,積極與上下游產業互動,讓龍蝦小鎮不斷從一產,擴展到二產、三產,從線上到線下,最終實現從源頭到餐桌的完善產業鏈的打造過程。

聯結城鄉帶動供給側改革

中國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學術委秘書長馮奎認為,此次中央工作會議給特色小鎮提出了新的定位:特色小鎮建設正成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供需兩側發力的黃金結合點。

特色小鎮處在城鄉之間的聯結處,是城鄉一體化的有效載體,一端連著供給、一端連著需求,城市居民和資本在特色小鎮實現了下鄉,農村居民和土地在特色小鎮實現了進城。在這種雙向的互動中,生產要素形成新的組合,創造出新的產品,服務供給與需求。

馮奎認為,特色小鎮的產業小而強、機制小而活,能夠廣泛吸引社會資本參與,這對於城鎮化、鄉村振興的意義都非常重大。金誠集團打造的麗水市遂昌電商小鎮,正是通過基礎設施建設、旅遊開發、優勢產業引入等方式,打造以農村電商為核心,集生產、生活、生態為一體的綜合服務型小鎮,助力遂昌電商產業升級和當地整體經濟發展。

謀篇佈局為區域發展注入能量

儘管特色小鎮在規劃建設之初,往往就被賦予了各種各樣的“使命”。但是,從本質上來看,特色小鎮還是要順應區域經濟發展的演變過程,對區域內產業生態系統的內在要求進行優化,重新塑造當地的產業生態位。

特色小鎮由於自身的歷史人文底蘊、獨特的產業模式,顯示出了自身強大的生命力,對於地方經濟有著極為明顯的支撐作用。

經過幾年的探索,國內已經湧現不少富有產業支持、文化內涵、旅遊功能的“小鎮經濟”,如金誠打造的集文化體驗、運動康體、生態度假、商務會議於一體的張家界天門仙境小鎮;以數字娛樂科技IP為特色,集數字娛樂、數字醫旅、數字文化等現代多元業態的無錫人魚小鎮。還有以傳統村落格局和優美自然山水為本底,以經典文化產業為特色的,如蘇州木瀆古鎮,汨羅詩歌中華小鎮等一批極具歷史韻味的文化、獨特傳統產業在特色小鎮中得到傳承。

作為開發運營一體化、投資一體化的新型城鎮化融合形式,特色小鎮是城市開發的最高階段。政府和企業攜手共進,特色小鎮就會真正煥發生機,成為中國新時期經濟發展的增長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