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爾東諾夫:精通古代中國的數學家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news報導,文學經典作家寫道,有才華者在所有方面都有才華。看來,此論斷是正確的。莫斯科人伊戈爾·布爾東諾夫就是鮮活的例子。他是出色的IT科學家,是俄羅斯科學院系統編程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同時,他還是才華橫溢的詩人和自學成才的畫家。再有,布爾東諾夫精通古代中國哲學、歷史和文學,且是洞察細微的鑑賞家。

初識中國有些尷尬

布爾東諾夫一家住在莫斯科北區,一棟尋常的12 層樓。他們的住宅位居3層,面積不大。但這位迎接客人的學者指出,對他們夫婦來說這足夠了。伊戈爾和卡德麗雅在一起生活了半個世紀,秋天將慶祝金婚。他是數學家,而夫人是冶金工程師,職業上相距甚遠。也許正因為如此,他們在家很少談及工作上的事情。但兩人對書籍、旅行的熱愛以及對繪畫的共同興趣將他們連在一起。當然,同是繪畫,卻區別不小:伊戈爾的畫是中式風格,是水墨、水彩畫;而卡德麗雅則傾向於所熟悉的歐洲風格:油彩與畫布。

進入房間,裝滿書籍的書架直達屋頂,旁邊是茶桌。落座後,伊戈爾·布爾東諾夫向衛星通訊社介紹他是如何了解中國的。這個國家,成為他與信息技術並列的生活中的一部分。

“我5-6歲的時候初識中國,我是1948年生人,也就是說大約在1953年或1954年時。我媽媽是捷爾任斯基砲兵學院、後改名太空火箭部隊學院的繪圖員。學院的學生、軍官和僱員,每年都到郊外夏令營,媽媽帶著我去。學院有來自社會主義國家的軍人學員。我記得,有德國人、保加利亞人和中國人。在夏令營,我和一位中國人認識了,回到莫斯科後,邀請他到家做客。我和媽媽、姥姥居住在公用房,一層有14個家庭。可以想像一下,那種長長的走廊,兩側有14個門。”

“那時,外國人進家是相當特別的事件。這位中國人贈給我一個帶有毛筆的書籤。當然,媽媽和姥姥為客人準備了餐飲,給他倒了伏特加,自己喝家釀葡萄酒。但中國客人僅喝了一小口,吃了一點東西後就走了。媽媽不明就裡:難道是不喜歡俄羅斯的伏特加嗎? 自己品嚐了一下,太可怕了!原來,是姥姥弄錯了瓶子,把醋瓶放到桌子上了。整層樓都為此事擔心,可別弄出什麼國際醜聞。有幸的是,一切正常。”

沉浸於古代中國

據伊戈爾·布爾東諾夫介紹,上世紀60年代末他開始對中國歷史與文化感興趣。當時,他在莫斯科大學力學數學系學習,但真正沉迷古代中國的神秘世界則要晚些。

他說:

“80年代,我才開始真正研究中國。迄今為止,還可看到寫滿已讀書籍名稱的蒙塵筆記本。書讀到1500多本後,我不再登記了。蘇聯的中國學學派位列世界前茅,出版的書籍汗牛充棟。人們更感興趣的是古代中國、她的藝術與哲學。所有人都閱讀扎瓦茨卡婭和馬里亞文的書籍。逐漸,我自己也開始寫有關中國的東西:以詩歌的形式去闡述我對已讀書籍和對在中國旅行的印象。2008年、2010年和2019年,我去過三次中國。”

布爾東諾夫參觀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館後產生靈感,寫下“杜甫的精神”一詩,谷羽翻譯道:

杜甫的精神

活在成都。

後人為此修建了房屋,

需要的一切應有盡有:

書房用來寫詩,

夜晚睡眠有床鋪。

院子裡修築了小路,

讓心靈休憩散步。

湖邊建一座涼亭,

看式樣賞心悅目。

牆上有杜甫的詩句,

這些詩寫於成都。

可惜這些都不屬於杜甫,

當詩人居住在城都。

有條線靈魂難以超越,

圍牆外看不見另一個成都。

那座城市裡房屋上百萬,

直到地平線,房屋連著房屋。

房屋不怕風也不怕雨,

山一樣的房屋高大又堅固。

那曾經是杜甫的幻想,

他寫那首詩就在城都,

當時透過屋頂的窟窿

能看到月亮在雲霧中飄浮。

俄羅斯詩人與中國翻譯家的創作聯盟

中國著名西語翻譯家谷恆東(筆名谷羽)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布爾東諾夫創作的很多詩歌都已被譯成中文,其中一些在中國媒體上有過刊載。他向我們介紹了與俄羅斯人布爾東諾夫創作聯盟的故事,分享了最近的計劃,並對俄羅斯文學在中國流行程度進行了評價。

他說:

“這幾年我在做一個項目,就是俄語詩行里的中國形象,所以有時候我就去網上去查去找,有一天我就看到了伊戈爾的詩,他有18本詩集,然後我就從網上逐一的看,看他的詩非常有意思,他特別喜歡陶淵明,寫了很多有關陶淵明的詩。”

“另外,他也涉及到中國的古典哲學。比如說’老子’、’莊子’、’論語’,但是他涉及的面非常廣,包括中國的古代的詩人、畫家,我就覺得很有意思,從2019年1月11號我們開始通信,在這之前我大概翻了他的有大約2、30首詩。我們通信我覺著很有意思,就好像我們過去認識一樣!當然寫信我是用俄語來寫的,但是慢慢、慢慢的我就覺著他能夠借助機器翻譯,能夠找到原文,比如說我翻他一首詩是莊子的其中有三句話,我意思明白,但是我不知道出自哪一編,我就問他,他很快就告訴我說是在《大宗師》那一編,而且把三句話都告訴我,所以這樣就是說,因為翻譯詩歌,特別是涉及到中國的內容,有時候查找是非常困難的,所以翻譯他的詩涉及到古代的典籍,他都能夠幫助我解決。所以可以說我翻譯他的詩也比較順手吧!”

“這樣到了2019年8月份,他告訴我,他說我要到中國去,我會去看你!我問他說要不要給你定一個賓館?他說不用,他說我們是一個團,到了北京會有一個認識的、熟悉的導遊會帶我們去天津,到了2019年9月6號,他就到天津來了,正好我還有一個朋友,也是從事俄羅斯文學研究和翻譯的,那個朋友叫郝爾啟教授,我們兩個就一起到了文化街有一個預先他們告訴我的一個飯店,就這樣,我們見面了。”

“我們見面的時候,他給我帶來了一本書,就是伊戈爾·布爾東諾夫詩選,118首是谷羽譯,他說事先我不告訴你是要給你一個驚喜!然後郝爾啟先生有一個親戚會刻磁,刻了一個磁盤,上面就有陶淵明的像,然後還有陶淵明的詩,郝爾啟的書法非常好,就寫了陶淵明的詩送給他。我送給他的就是一套文房四寶:有毛筆、有宣紙做的折子可以畫畫兒的、有硯台、甚至還有刻圖章的料,他很喜歡!我還送給他一本在俄羅斯出(版)的書-《中國當代詩選》。”

“這樣我們談了3個小時他就回北京,然後從北京到了九江,就去拜訪陶淵明的墓,從那裡又去了成都訪問了杜甫草堂,然後又看了樂山大佛,又爬了峨眉山,一路上他就寫詩,寫詩就寄給我,我就翻譯,到現在我一共翻譯了他的整整280首詩。”

“所以我原來想做俄語詩行的中國形象,實際上我有兩本書的書稿已經完成了,一個就是18、19、20、21世紀的50個詩人的大概160首詩。”

衛星通訊社:還有他的作品。

谷羽:

“他寫孔子,然後寫孔子的七世祖正考父,我原來根本就不知道。他讀“史記”然後寫文姜,有很多歷史人物他能夠寫成詩。他對《易經》特別有研究,易經的64卦,他每一卦都有自己的解釋。過去我有《易經》,但是我覺得特別難,我從來都沒有仔細的看過,可是因為要翻譯他的詩,比方說什麼叫屯卦,什麼叫未濟,我都不明白,我只能寫信,他給我解釋,所以我翻譯他的詩都是寄給他,他看,然後說哪些地方有出入,應當怎麼理解,在這個過程當中,確實向他學了很多東西。”

伊戈爾·巴里薩維奇是非常有學問的一個學者,他是理科出身,但是對中國的古典哲學、文學、詩歌有那麼多的了解!他也很佩服,所以他們是好朋友。所以我認識這樣的俄羅斯的學者我覺得非常的幸運!

衛星通訊社:

谷羽:

衛星通訊社:

谷羽:

文章結尾之際,再讀一首谷羽翻譯的布爾東諾夫詩歌。

我早就喜歡《詩經》

有個中國人朝我啐口水

高聲罵了一句樣子挺兇。

我沒有搭理他,問緣由,

是我早就喜歡《詩經》

對這部經典曾多年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