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央行料將維持政策不變,在外匯干預授權上存有分歧

 

瑞典央行執行委員會有望在2月份會議上一致投票決定維持政策不變,並可能在出口需求遭憂慮影響之際強調下行風險。但對於是否應賦予央行行長和第一副行長實施緊急外匯干預的權力,可能存有分歧。

根據MNI計算,隱含概率表明2月份會議不可能加息,對2019年第一季度的預測利率軌跡為-0.27%。這與瑞典央行的會議紀要相一致。會議紀要顯示,下次加息可能發生在2019年下半年。

但此次會議上外匯市場干預授權需延長。因家人去世,鴿派副行長詹森(Per Jansson)將不會參會。去年7月,兩名委員奧爾森(Henry Ohlsson)和弗洛登(Martin Floden)投票反對延長這一期限。現在的問題是他們是否已獲得新的支持。

弗洛登長期以來一直反對賦予行長英韋斯(Stefan Ingves)和第一副行長約奇尼克(Kerstinaf Jochnick)在不與委員會協商的情況下實施干預的權力。

2016年1月發布的聲明稱,“如果認為有必要採取乾預措施以確保克郎匯率波動不會對通脹上行構成嚴重風險,那麼這是一種補充性的貨幣政策措施。”

但弗洛登辯稱,“外匯干預可能合理的情況還很遙遠”,且他不想委託這個問題的決策權。

–不可能的三位一體

在他的學術著作中,他廣泛論述了“不可能的三位一體”? 即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擁有自由資本流動、固定匯率和獨立貨幣政策。

7月份奧爾森的反對意見是,“在通脹和通脹預期接近目標的情況下,對外匯市場的潛在干預可以在沒有特別授權的情況下得到管理。”

對瑞典央行來說,當前熱門話題不是克郎升值而是克郎意外疲弱。

瑞典克郎貿易加權KIX指數較一個月前下跌3.6%,這與瑞典央行執行委員會對克郎將走強的預期相左。

由於瑞典是個出口導向型經濟體,對歐元區部分國家需求的擔憂似乎令瑞典克郎承壓。瑞典1月份服務業PMI為54.1,創2016年4月以來新低,而製造業PMI與2016年2月持平。

12月20日,瑞典央行將回購利率上調25個基點至- 0.25%。然而,這被普遍描述為一次“鴿派加息”,同時回購利率集體預測顯示“下次加息可能在2019年下半年”。

此後疲弱數據將強化這樣一種觀點,即未來幾個月極不可能再次加息。

瑞典央行執行委員會很可能會堅持這一指引,但下半年加息的可能性或下降,而且其評論可能會強調下行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