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有下降空間 ?

 

費城聯儲經濟學家阿曼特(Roc Armenter)在接受國際市場

阿曼特稱,最近美聯儲基準利率向目標區間頂端跳升– 這引發對美國貨幣政策框架可持續性的質疑? 源於政府借貸激增而非央行準備金下降。阿曼特研究側重於儲備稀缺對聯邦基金市場的影響。

他表示,儲備不足的門檻可能在1萬億美元以上,但仍遠低於目前約2萬億美元的儲備水平。“資產負債表正常化正按照預期進行,而且速度不是特別快。可能會出現回購利率意外上升5個基點左右的情況,這可能會提前時間表。但如果不這樣做,我認為至少還有1年的時間儲備才會開始感到不足。

他表示,今年美國短期國債供應量大幅增加,這支撐了回購利率上升,進而推動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比原本情況高出8-10個基點。但隨著外匯儲備下降,美聯儲控制隔夜貨幣市場利率的操作框架繼續表現良好。

–下限體系奏效

實際聯邦基金利率(銀行相互拆借的中值短期利率)上升至等同於美聯儲支付超額準備金利息的水平,這已經導致一些人認為美聯儲縮減量化寬鬆期間所積累資產負債表的能力有限。

自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美聯儲已使用兩個關鍵工具? 超額準備金付息率(IOER)和隔夜逆回購協議工具? 來幫助操縱短期利率,這一操作框架為“下限”體系。

從理論上講,當外匯儲備餘額低於特定門檻時,儲備稀缺性將施壓隔夜利率。危機前的“走廊”體係就是如此,該體係要求美聯儲每天進行公開市場操作以注入流動性。

但阿曼特和其他美聯儲官員認為,準備金水平仍然足夠充足,利率不會對準備金水平變化做出太大反應,而且當前體系運轉良好。相反,他們指出,今年前幾個月美國國債供應量增加了3,000億美元,這推高了短期回購利率,並為貸款機構創造了一個具有吸引力的另類投資機會,讓借款人競爭縮減的聯邦基金池。

–IOER調整

阿曼特表示,隨著聯邦基金利率與美聯儲目標區間上限間差距繼續縮小,”如有必要”,有可能對IOER再次進行技術性調整,以將美聯儲喪失對短期利率控制的風險降至最低。

投資者正關注本週發布的11月份FOMC會議紀要以確認市場預期,即FOMC將在12月份提高20個基點的預期,同時提高目標區間25個基點(6月份決策者首次調整)。

但阿曼特警告稱,最多還有兩次此類調整將是”路的盡頭”,因IOER與隔夜逆回購協議工具間利差將縮至僅10個基點。

“幕後仍有相當多套利活動,但在10個基點水平,這將是微乎其微。”到那時,要么聯邦基金市場變得非常清淡,要么技術調整將不再有效,”他表示。

–可選基準利率

阿曼特認為,美聯儲可能在未來幾年採取另一種基準利率,如有擔保隔夜拆借利率(美國指定的LIBOR的繼承者),這一時間表可能會令投資者感到意外。

阿曼稱,銀行準備金市場中成交量本來就很低,但可能會進一步萎縮,這歸因於回購利率上升,亦反映了聯邦住房貸款銀行前景的變化,從而在實際聯邦基金利率中製造更多”噪音”。

與此同時,監管改革激勵市場轉向有擔保交易。

他表示:“由於聯邦基金市場的脆弱性,我們需要定義未來將使用何種參考利率。”他補充稱,向新政策利率過渡,儘管並非沒有痛苦,但可以輕鬆溝通並順利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