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提議放鬆對美國大銀行資本和流動性要求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提議放鬆對美國大銀行的資本和流動性要求,這是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以來美聯儲在放鬆銀行監管方面宣布的最重大舉措之一。

包括US Bancorp (USB)、Capital One Financial Corp. (COF)等十幾家美國大銀行都可能受到影響。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等規模最大的美國銀行則不會面臨重大監管變更,有業內人士認為,美聯儲的方案力度不夠大。

在周三的會議上,美聯儲理事會以3∶1的投票結果通過了這項提議草案,草案按規模和其他風險因素將美國大銀行分為四類。區域性銀行今後可能完全無需滿足某些特定的資本和流動性要求,或者只需滿足較低要求。在某些情況下,區域性銀行接受壓力測試的頻率也會降低。

銀行業對這項方案反應不一。儘管某些行業組織表示讚賞,但代表大銀行的銀行政策協會(Bank Policy Institute)Greg Baer稱,該方案在“針對性監管規則上做得不夠”。他舉例稱,方案並未涉及如下兩個方面,一是美聯儲針對大銀行進行的主要壓力測試,二是對在美經營的外國銀行的監管規則。美聯儲官員稱,正在籌劃未來將在這些領域提出的方案。

該計劃使美聯儲分為兩派,讓特朗普任命的監管者與美聯儲唯一一位由奧巴馬任命的官員站在了對立面。美聯儲鮑威爾(Jerome Powell)表示,該提議將減輕監管負擔,同時對那些造成最大風險的銀行保持最嚴格的要求。

美聯儲理事布雷納德(Lael Brainard)持反對意見。這位奧巴馬任命的官員表示,上述政策調整將“削弱對美聯儲體系的抗壓性至關重要的緩衝”,並將加大美國納稅人再次受到衝擊的風險。

美聯儲這項提案的最重要的調整將影響資產規模在1,000億-2,500億美元之間的銀行,包括BB&T Corp.和SunTrust Banks Inc.(STI)等。這些銀行將不再需要遵守所謂的流動性覆蓋率(Liquidity Coverage Ratio, 簡稱LCR)要求。按照該要求,銀行需持有能在緊急情況下變現的資產。

該提案還將為這些銀行在證券投資組合損益如何影響其資本水平上提供更大的靈活性,這可能會降低這些銀行必須維持的資本水平。

此外,資產規模在1,000億-2,500億美元之間的銀行明年可能不需要參加美聯儲的年度壓力測試,該測試公開為銀行打分,評估其能否在嚴重衰退期間繼續放貸。

週三的提議並未直接提到這個問題,但美聯儲負責監管的副Randal Quarles稱,他預計美聯儲針對這些銀行每年舉行一次的公開測試將改為每兩年舉行一次,並且預計2019年將不會進行測試。

資產規模在2,500億至7,000億美元的銀行,或者非銀行資產或跨境敞口為750億美元等達到特定風險門檻的其他公司,在資本要求如何反映未實現損益方面也會獲得靈活性。按照該計劃,這些機構將實現一個長期尋求的目標∶有所放鬆的流動性覆蓋率要求,大約是這些機構目前所面臨要求的70%-80%。

此類機構包括US Bancorp、浦瑞興金融集團(PNC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和Capital One,這些機構數年來都抱怨,美聯儲的流動性規定對它們太嚴苛。

美聯儲表示,流動性規定調整可以使大型銀行必須持有的流動性資產規模減少約430億美元,約是資產超過1,000億美元的銀行所持流動性資產的2.5%。不過每家公司受到的影響將不同。美聯儲官員表示,將繼續對大型銀行的流動性進行“壓力測試”,在一些情況下,壓力測試的要求將比美聯儲提議放鬆的規定更嚴格。

美聯儲官員稱,他們沒有看到流動性規定改變將會如何影響信貸的確鑿證據。通常情況下,遵從較寬鬆流動性規定的金融機構在拋售美國國債或其他安全資產,增加放貸等風險和利潤都更高的業務活動方面擁有更大的靈活性。

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Jeb Hensarling(得克薩斯州共和黨人)讚揚了該提議,稱這令美國向放鬆過於嚴格的銀行監管規定邁出了一大步。根據今年早些時候生效的一項法律,國會賦予了監管機構上述任務使命。

儘管美國最大的幾家銀行沒有從周三的提議中獲得多少好處,但美聯儲本週早些時候已採取了另一項長期以來主張的改革措施。美聯儲的提議將改變集中清算衍生品在資本計算中的處理方式,從而會降低銀行為防範衍生品風險而持有的資本。目前的規定基本未對風險較低的集中清算衍生品和未清算合約進行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