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經濟過熱的好處不會持久? 美聯儲經濟學家

 

亞特蘭大聯儲經濟學家霍奇基斯(Julie Hotchkiss)在採訪中告訴國際市場新聞社(MNI),一段時間經濟過熱可通過令弱勢工人重返就業市場來扭轉經濟衰退造成一些損失,但隨後經濟衰退中這些益處多數將消失。

她的研究結果表明,讓失業率降至超低水平所產生社會效益的持續時間長度可能不足以抵消寬鬆貨幣政策的其它副作用,包括金融不穩定和通脹加劇。

霍奇基斯上週對MNI表示:“關於美聯儲應採取多大力度的寬鬆立場現仍存有爭論。”“一方面,我們發現經濟過熱存有好處,弱勢工人受益更多。另一方面,“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好處不足以讓他們度過難關並縮小差距。

–高壓經濟

霍奇基斯的研究剖析了前美聯儲耶倫(Janet Yellen)在2016年提出問題的勞動市場方面? 暫時運行“高壓經濟”是否能夠彌合2008-2009年大衰退留下的一些影響。

霍奇基斯和聯合作者摩爾(Robert Moore)認為確實如此。

他們辯稱,隨著雇主在非常強勁的市場中深入挖掘勞動力資源,失業一段時間的人更有可能找到工作、修復薄弱的技能,從而更長時間留在勞動市場中。

數據支持了這一理論。美國經濟擴張10年,失業率下降至50年來低點,黑人、西班牙裔、低收入和農村工人的失業率下降幅度超美國整體水平,扭轉了這些群體在危機後經歷的大幅上升。勞動市場參與率差距亦縮小,9月份黑人參與率僅落後白人兩個百分點。

–好處只是暫時的

霍奇基斯說,不幸的是,數據也顯示,這些好處不會超過經濟繁榮期。

無論從失業率、勞動參與率、工資還是工作時間來看,隨著經濟復甦持續,黑人與白人之間的差距縮小,但在隨後的經濟衰退給非裔美國人帶來新的挫折之前,這種差距從未結束。

她說:“儘管弱勢群體得到了更大的提振,但如果加上勞動市場結果受到更大衝擊,淨效應仍然是勞動市場結果更糟。”

“這表明,作為一種政策工具,高壓經濟並不能很有效地縮小這種差距。”

–最大化就業

近幾個月來,美聯儲決策者擴大了他們的政策辯論範圍以考察勞動力市場差異如何削弱他們的最大就業目標。儘管失業率幾乎比FOMC對自然失業率預估低一個百分點,但仍有少數人認為勞動市場依然疲軟。

但霍奇基斯的發現表明,讓勞動力市場過熱可能不是鼓勵更廣泛勞動力參與的最有效方式。

亞特蘭大聯儲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最近評論稱:“這一研究告訴我,我們應避免讓經濟進入高壓期太遠,而這些時期最終會給經濟中的許多人帶來沉重的代價。”

“促進長時間低失業率? 而且是可持續的? 是一種更有益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