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聯儲布洛克:更廣泛信貸緊張風險不太可能出現

 

週一澳洲聯儲助理布洛克(Michelle Bullock)表示,澳洲聯儲對信貸標準收緊將影響住房市場和經濟的可能性保持警惕,但認為其不太可能引發普遍的信貸緊張。

布洛克還表示,澳洲聯儲繼續密切關注高負債家庭脆弱性的風險,但認為家庭並沒有面臨迫在眉睫的普遍財務壓力。

總之,他的觀點與澳洲聯儲所做下次現金利率調整將是上調而不是下調的政策指引相一致。布洛克演講的主題是“家庭領域風險的演進”。

澳大利亞家庭負債與收入的比率自1990年代初的70%升至2013年的160%,並在近幾年中進一步上升至190%。

布洛克表示,“這導致銀行和家庭資產負債表存在潛在脆弱性。儘管風險較高,但許多因素暗示普遍的家庭財務壓力並非迫在眉睫”。

澳大利亞國內高房貸債務比率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租賃市場存量房主要由家庭持有。澳洲聯儲始終表示,高負債水平引發了2個潛在脆弱性? 一個是銀行面臨的金融穩定風險,另一個是如果家庭勉強滿足還款需要,那麼實體經濟面臨的風險。

布洛克稱,房貸逾期率仍非常低,以及澳大利亞國內銀行機構資本金水平較高的事實都意味著,當前銀行系統面臨的風險處於低水平。

另一風險是家庭可能發現它們在高負債水平下疲於滿足還款需要,這樣它們就可能會減少消費,並在極端情況下賣房或還款違約。

布洛克稱,“這可能會帶給實體經濟負面影響? 如在經濟增速放緩情況下,失業人數的增長和房價的下跌? 可能放大負面衝擊”。

但布洛克表示,基於家庭負債數據和包括GDP增速高於趨勢水平和失業率下降在內的其它經濟數據,普遍的家庭財務壓力並非迫在眉睫。

布洛克還提及了澳大利亞邊際借款人以及貸款標準收緊對它們的影響。

她表示,澳洲聯儲仍對家庭借款約束可能帶給樓市和經濟傳導效應保持警惕。

但布洛克表示,“我們的分析暗示,儘管我們仍對這一可能性保持警惕,但它似乎不會造成普遍的信貸緊張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