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園創始人李天天談互聯網新政

原标题: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谈互联网新政

2018年9月14日,國家衛健委發布了《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試行)》、《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範(試行)》三個文件。

至此,備受關注的互聯網醫療新政終於塵埃落定,消息甫一發出,便引起了行業內的激烈討論。對於現有的互聯網醫療公司來說,“靴子”落地後,該如何在新政的監管紅線內調整和完善已有業務,成了高懸在每個創業者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創新性強、前瞻性高,需要先行先試,但切忌’一刀切’。”當天,互聯網醫療企業丁香園創始人、董事長李天天在接受央視《新聞1+1》採訪時表達了這樣的觀點。

  ​頒布前已積極聽取企業家意見

李天天表示,新政對於整個互聯網醫療行業來說,起到了明確定義、規範服務、防範風險的作用,作為行業從業者,他也很高興能看到有這麼一份清晰明確的指導意見出台。

早在2018年的4月28日,國務院辦公廳就出台了《關於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隨後,衛健委又出台了更詳細的行業指導細則。據了解,在此次新政出台之前,為了保證政策的透明、務實,國家衛健委邀請了包括丁香園在內的部分企業家數次參與閉門討論會,丁香園等企業提出的意見建議也被衛健委採納,最終寫入了此次文件中。

“新政極具創新性和前瞻性,因此最好在實施的過程中不要‘一刀切’,要在一些條件允許、監管完善的環境下,進行先行先試的探索。”

落實到具體條款,比如針對文件中“不允許網絡首診”的規定,神經科臨床醫生出身的李天天高度認可監管機構為保證醫療服務質量、確保患者生命安全的初衷,但他也對“不允許網絡首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確實有一些疾病可以通過簡單的問診或圖片的識別就能給出明確的診療意見,因此應該針對某些特定的疾病,在監管條件具備的情況下,先行先試,而不是先用一個禁令把路堵死,這樣可能不利於某些領域的突破性創新。”

資料顯示,在互聯網上進行首診美國已經運行多年,目前全美約50個州對“網絡首診”持支持態度。當然,安全是所有醫療行為的必要前提。

堅持基礎醫療,現有業務影響不大

2017年,丁香園在銀川申請了互聯網醫院執照,獲得了相關資質和許可。目前全國各地約有5萬名醫生通過多點執業的方式,在銀川衛計委和大數據監管平台登記備案,通過銀川丁香互聯網醫院為用戶提供服務。

此外,早在2015年丁香園就開始重金籌建線下全科診所,成為當時互聯網醫療企業走向“線下服務”的領頭羊。據了解,目前丁香園已全資在杭州、福州各建成2家丁香診所,發展勢頭十分良好,民眾口碑極佳。

因此,對於新政中規定“互聯網醫院必須依托線下實體醫療機構”這一要求,目前來看並不會對丁香園已有業務產生太大影響。除此之外,丁香園還與銀川當地的三甲醫院建立了深度合作關係,依托該醫院提供互聯網診療服務,為滿足新規監管上了“雙保險”。

同時,丁香診所從創立之初就定位於全科,設置了內科、外科、婦科、兒科、全科等科目,也符合新政中“互聯網醫院與所依託的實體醫療機構臨床科室設置保持一致”等要求。

採訪中李天天多次提到,無論線上線下,丁香園致力於基礎醫療服務和健康服務,即常見病、慢性病和多發病的診療,以及大量有健康需求人群的服務。

“現在很多公立醫院,更多的是一種以專科發展為導向的服務。專注在更加細分的專科疾病,甚至是一些比較罕見、疑難疾病的診療上。但像丁香園這樣的民營醫療力量更關注的是基礎醫療服務,包括社區保健、公共衛生,預防科普的工作。這就與公立醫院的專科定位區別開來,成為與公立醫院並駕齊驅的同盟軍,共同助力健康中國2030戰略的實現。 ”

互聯網醫療應是綜合、全面服務

以丁香園對互聯網醫療的理解來看,這是一個可以提供綜合、整體、連續的服務,包括在線的醫療科普、諮詢問診、在線課程,以及通過智能可穿戴設備來進行慢病管理等。

從2014年開始佈局C端服務起,李天天逐漸有了一套自己的理論——“ICE”模型,被媒體解讀為“以冰(ICE)破冰”——用丁香園的“ICE”去破中國醫療體制的堅冰。

I 指的是information,表示信息,即丁香園旗下健康科普媒體矩陣——丁香醫生。僅2017年,丁香醫生全平台累計完成31.7億次閱讀。滿足用戶“看一看”的需求;

C指的是communication,表示交流,即丁香醫生App,通過線上診療的方式來為用戶提供醫療諮詢服務。滿足用戶“問一問”的需求;

E指的是engagement,表示更深層次的互動,比如丁香診所。用戶通過看一看、問一問仍然無法解決的問題,就需要回到線下,與醫生面對面的交流、診斷。再如丁香媽媽學堂,通過在線學習的方式,為年輕媽媽提供長期的在線專家課堂和互動。

而在慢病管理領域,丁香園與騰訊、禮來三方展開合作,以業界首創的付費模式,累計為逾十萬名糖尿病患者提供血糖管理服務,讓患者血糖得到明顯控制。

李天天對新政到來後的互聯網醫療發展持樂觀態度。他表示,互聯網醫療所扮演的從來都不是一個顛覆者的角色,隨著技術創新的加速,其創新服務模式還有很多可以提升和完善的地方。

他希望此次互聯網醫療新政在落地實施時也能“保護創新,給行業多一點包容和開放。”文/姜南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