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利率環境滋生風險:瑞典監管部門經濟學家

 

瑞典金融監管局(Finansinspektionen)首席經濟學家亨里克?布拉科尼耶(Henrik Braconier,)接受了MNI採訪,他認為各大央行所釋放的政策利率有望長時期維持在較低水平的信號在鼓勵冒險行為增加。

布拉科尼耶稱,就在6個月前政策利率還普遍預期增長,這導致“金融市場總體冒險行為有所收斂”,但“現在我們的政策利率前景是長時期維持在較低水平。”

雖然他提醒,冒險行為和利率預期變化之間不一定存在線性關係,但冒險行為已明顯增多。布拉科尼耶還舉例說明,瑞典企業債券風險溢價自去年秋季以來已大幅下降。

瑞典央行理事會在4月份會議上推遲了下一次上調回購利率的預期時間,稱“只可能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再度上調”,目前該回購利率為-0.25%。

金融管理局已經對瑞典商業地產部門敲響了警鐘,要求銀行增加資本金規模,減少向該部門的貸款發放。布拉科尼耶表示,“銀行有向這些企業發放貸款的動機很強”。

然而,雖然瑞典央行對家庭債務擔憂加劇,特別是一旦利率上調,家庭債務還會加重,但布拉科尼耶表示,不論如何家庭債務對金融穩定的風險是有限的。

他表示,“我們認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家庭負債都是宏觀經濟的一大主要風險。”

然而,面對此前瑞典央行副行長和國際知名經濟學家斯文森(Lars Svensson)對金融管理局要求購房者償還抵押貸款的要求的批評,布拉科尼耶卻為之進行了辯護。

他表示,“我們已經在對瑞典抵押貸款進行壓力測試…結果顯示借款者能夠償付利息和分期支付。但我們擔心的是,家庭會為了償還貸款而減少很多其他開支,就像英國在金融危機期間經歷的情況。

斯文森在5月份發表的一份報告中稱,強制性分期條款扭曲了市場,因為這增加了收入不高和家庭不富足的首套房購房者的購房難度。

布拉科尼耶承認,“各種類型的監管政策都有副作用”,但他他堅持認為,瑞典住房市場的市場准入條件相對寬鬆。

他表示,“即便瑞典的租房市場存在功能障礙,但瑞典年輕人相比其他歐洲國家在購房方面要容易一些。”

在丹麥,金融危機之前為了幫助年輕人購房,結束了強制性分期,借款規模普遍增加,但有房一族的年齡結構和社會分佈並沒有發生變化。

布拉科尼耶表示,“人人都會貸款,大家都增加了槓桿,當然,這意味著一旦金融危機到來,很多家庭背負的槓桿過高,受衝擊很大。”

“我認為丹麥危機前的經歷很好的解釋了我們為什麼要採取這些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