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特朗普關稅事與願違,美國製造業反受其害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特朗普(Trump)政府稱對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將幫助製造業回歸美國工廠,但一些已將製造業務遷回美國的中小型美國企業卻表示,關稅給他們帶來的是傷害,而不是幫助。

自行車公司Kent International Inc.於2014年在南卡羅萊納州曼寧開設了一家工廠,開始組裝銷往沃爾瑪(WalMart Inc., WMT)和其他零售商的自行車。該工廠目前約有167名僱員。

Kent原計劃明年對該工廠進行擴建,從中國進口已切割的鋼管,然後進行塗漆和焊接。Kent原本還打算為該工廠再招30-40人。這家工廠每年組裝約30萬輛自行車,Kent每年在全球的自行車總銷量約300萬輛。

擁有Kent多數股權並擔任該公司30多年首席執行長的Arnold Kamler表示∶“當我們開始聽到關稅的消息並認為已切割鋼管肯定將被加徵關稅時,我們停止了擴張。”他正前往泰國、越南、柬埔寨、菲律賓和台灣,尋找新的供應來源,以替代受到關稅打擊的中國產品。

Kamler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會把工作崗位帶回美國,我們將把工作崗位帶到不同的東南亞國家。”

特朗普政府表示,對華關稅意在製衡其所稱的不公平貿易做法,此類做法讓中國企業相對美國企業獲得優勢。一些美國製造商報告稱,他們的收入增加,因為關稅迫使客戶重新思考其供應鏈。

俄勒岡州Tualatin的合約製造商Allied Technologies International Inc.有57名僱員,該公司的訂單量總體而言同比增長了30%。首席執行長Thomas Biju Isaac說∶“出現了價格衝擊,因為關稅,更重要的原因是,供應鏈出現風險。”

對進口自中國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這一最新舉措於9月份生效,稅率預計將於年底升至25%,受影響的產品包括自行車和自行車零件。總計來看,美國已經對規模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了關稅,包括鋼、鋁、竹製家具和旅行包。中國也做出回應,對規模1,1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徵稅。

已經將生產轉回美國的公司表示,關稅導致其成本上升,削弱其競爭力。

JL Audio Inc.的副總裁Manville Smith說∶“很難在這裡生產東西,政府要是幫我們而不是害我們就好了。”

Smith和其他小型製造商表示,當前的關稅規則令他們處於不利地位。採用相同零部件生產的中國製成品出口到美國通常無需支付這些關稅。所以,中國產的揚聲器不用交關稅,而佛羅里達州JL Audio工廠組裝的揚聲器明年卻要面臨25%的關鍵零部件關稅成本。歐洲揚聲器也不用交關稅,即便這些揚聲器使用了中國部件。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數據顯示,在被美國加徵關稅的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中,用於生產製成品的部件和材料的中間產品占到一半左右。

如果白宮兌現其對另外2,67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威脅,則中國產製成品相對於採用中國零部件的美國產品的優勢可能將不復存在。為限制對美國消費者的衝擊,白宮迄今還沒有這麼做。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對華爾街日報這篇文章不予置評。

受關稅影響的企業不僅通過漲價來抵消增加的成本。一些企業主表示,他們正推遲擴大美國市場業務的計劃,考慮放棄生產線或是將生產轉移到海外。

Reshoring Initiative創始人Harry Moser說,整體來說,由於政府關稅舉措的影響,美國製造業的短期狀況出現惡化。Reshoring Initiative是一家非營利組織,幫助製造商就轉移生產作出決定。

Moser說,特朗普採取措施縮小貿易逆差、促使製造業重返美國是完全正確的,但“我們認為他實現這一目標所使用的並非最優工具。”

早在1991年Kent就關閉了位於新澤西州卡爾尼的工廠,並且為了降低成本,將這些產能轉移到了中國。目前中國工廠所生產的自行車已經達到該公司產量的大約一半。在Kamler參加了沃爾瑪主辦的一個推廣美國製造的活動之後,Kent開設了南卡羅來納工廠,沃爾瑪是該公司第一大客戶。

沃爾瑪在給美國貿易代表的一封信中稱,對中國零部件加徵關稅可能損害這家零售商推動製造業回流的努力。該公司稱,如果政府的目的是增強美國的製造業和增加相關就業,那麽對半成品加徵關稅就沒什麽道理。

擁有大約500名僱員的JL Audio從1990年代開始在中國生產小型汽車喇叭,到21世紀初將入門級低音揚聲器的生產轉移到海外。為了保護技術及改善產品質量,該公司開始將生產遷回美國,其產品售價最高達16,000美元。電子器件和入門級的車載音響仍在中國仍產,這些產品在該公司銷售額中的佔比約為45%。

JL今年夏天租用了另外3萬平方英尺(約合2,787平方米)的土地來擴大該公司在美國的生產。該公司佛羅里達州的工廠增加了第二個生產班次,並從中國購買了用於生產一個新系列船用揚聲器的模具。

關稅導致這些模具的成本增加了5萬美元。從今年9月份開始,JL需要為金屬鍛造部件、塗層線材和其他零部件多支付10%的關稅。該公司近期通知客戶其產品將漲價,並警告稱,如果美國的關稅提高至25%,該公司的產品將再次漲價。

Smith表示∶“我們希望在這裡生產偉大的產品,但如果在這裡生產沒法賺錢,我們將不得不考慮其他做法。”

受美國關稅的影響,加州瑪麗娜有約45名僱員的特種燈具公司Light & Motion Industries將把生產轉移到國外。該公司已安排利用一家菲律賓供應商工廠的部分面積來組裝帶電池的燈具,這些燈具目前在美國組裝。

企業紛紛尋求避免關稅導致的成本上升,這對於Mitchell Metal Products這樣的代工製造商來說是個壞消息。該公司總部位於威斯康星州的美林,去年贏得由美國回流計劃和精密金屬成型協會(Precision Metalforming Association)頒發的首個全國性回流獎(Reshoring Award)。

這家已有64年曆史的公司曾中標養老院床具、家具以及草坪和園藝設備用零部件的生產合同,這表明該公司從海外供應商採購的材料金額佔該公司產品總成本的比例不超過20%。

但受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對進口金屬加徵的關稅影響,美國國內鋼材價格上漲了至少40%,這導致進口材料在該公司產品總成本中的佔比超過20%。

該公司總裁Timothy Zimmerman說∶“自加徵關稅以來,我們一個回流獎也沒得過。我晚上睡不好。”Zimmerman擔心他此前贏得的一些業務可能會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