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和印度盧比匯率暴跌,相同98年亞洲金融危機

 

土耳其里拉、印度盧比匯率和其他貨幣的大幅下跌已經引發了資金以自我強化的方式逃離高風險新興市場的可能。

儘管土耳其里拉和多種新興市場貨幣週二略微反彈,但印度盧比跌破1美元兌70印度盧比匯率關口,創出歷史新低。從全球市場來看,阿根廷比索匯率進一步從下跌2.1%,儘管該國央行緊急將利率從40%上調至45%。

這種出人意料的市場走勢令人產生疑問∶本輪拋售的擴散範圍可能會有多廣?遠離爆心的市場是否也會受到波及?這種擔憂引發了大面積拋售,基金經理要麽紛紛逃向安全資產,要麽被迫拋售風險較低的資產以抵消損失。最近幾天,全球股市一直向下,墨西哥、南非和印尼三國貨幣遭到拋售,儘管這幾個國家與土耳其的經濟關係很少。

不過截至週二,發達國家市場已基本擺脫了這種擔憂。美股在五個交易日中首次收漲。歐洲股市基本持平。

有幾個因素可能決定這場危機的擴散程度。從以往情況看,導致市場陷入恐慌的因素包括其他國家具有同樣的經濟弱點、外國貸款人的風險敞口很高、或是同樣的外部衝擊打擊多個國家。

擴散程度最小的例子有1985年8月的南非危機。支持種族隔離的南非總統波塔(PW Botha)不聽從國際金融機構的意見,導致南非蘭特暴跌,嚇壞了外國銀行。但這場作繭自縛的危機只限於南非國內。

擴散最嚴重的例子是1997-1998年的亞洲金融危機,這次危機肇始於泰國動用其微薄的外匯儲備捍衛泰銖。被投機者認為具有類似問題的其他市場迅速淪陷,其中包括馬來西亞、菲律賓、韓國和印度尼西亞。許多新興市場投資者擔心這一幕會重演。

投資者認為,在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加息和退出龐大債券購買計劃(即量化寬鬆)之際,當前的狀況可能介乎上述兩個例子之間。美聯儲的行動正影響其他國家的借貸成本並提振美元,而美元走高通常會給其他許多國家帶來痛苦。

資產管理公司Brooks Macdonald投資主管Edward Park表示,許多國家此前以低成本借入美元填補預算缺口。

Park稱,至於有多少國家存在龐大的赤字和巨大的外部融資需求,答案是很多,他認為目前對這方面的了解還不夠深入。

金融危機以來,發展中經濟體的美元借款大幅增加,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數據,截至第一季度,尚未償還的此類借款為約2.489萬億美元。這一數字在過去15年中增加了三倍多。不過,印度和中國這兩個最大的新興經濟體對美元債務的依賴性相對低得多。

由於吸取了上世紀90年代亞洲資本外流的深刻教訓,目前發展中國家的外匯儲備大多已顯著提高。

路博邁(Neuberger Berman)新興市場債務聯繫負責人Rob Drijkoningen表示,多數發展中國家外匯儲備已經增加,收支狀況也有所改善。他稱,投資者基本不再有發展中國家非常脆弱的感覺。

一些投資者說,土耳其的問題非同尋常。Jupiter Asset Management新興市場基金經理Colin Croft稱∶“土耳其不是普通的新興市場。”他說∶“在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統治下,土耳其的權力集中在一個人手中,而這個人的經濟觀點與傳統觀點相去甚遠。”

在之前的危機中,銀行系統是另一個危機蔓延的管道。在20世紀80年代拉丁美洲債務危機爆發前,許多美國銀行在該地區大量放貸,那次危機在1987年巴西暫停支付外債利息時達到頂點。包括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前身在內的八家主要銀行當年共計損失了55億美元。

最近幾天,在土耳其有巨大敞口的一些歐洲銀行股票遭到拋售,不過歐洲斯托克600指數跌幅溫和,上週四以來累計下跌約3%。多數分析師預計,這些機構受到的影響遠不足以對歐洲銀行系統構成系統性威脅。

野村(Nomura)分析師Olly Burrows稱∶“另一方面,目前沒有受到關注的是危機對貿易融資銀行的影響。”他稱,這些銀行的敞口可能更大,範圍當然也更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