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浙大管院賁聖林談中國數字經濟

 

不知從何時起,一種叫“節日儀式感”的東西,正悄然喚醒中國的數字經濟,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鍊等數字經濟的產物正不斷改變我們的生活。

2016年9月,G20杭州峰會發布《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2016年7月12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明確要製定促進數字經濟發展戰略綱要;2017年3月,數字經濟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顯然,數字經濟在中國已上升為“國家戰略”。

在12月5日舉行的“烏鎮互聯網+峰會·中國數字經濟論壇——數字經濟構建智慧未來”上,浙江大學管理學院教授、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院長賁聖林表示,中國數字經濟正面臨“最好的時代”。

(以下內容根據現場演講錄音整理而成,有刪節)

今天,我希望從數字經濟的中國實踐與全球格局以及未來數字經濟發展的全球機遇角度,與大家分享一些我在數字經濟領域的觀點。

中國數字經濟正面臨“最好的時代”

縱觀數字經濟的全球發展格局,美國仍位於引領數字經濟產業發展的主導趨勢,但是,中國作為數字經濟規模全球第二的國家,呈現出快速崛起之勢。在過去的20年裡,中國的數字經濟規模實現了25.1%的年復合增長率,是中國GDP年復合增長率的三倍,也是美中英等發達經濟體數字經濟增長率的三倍。

然而,讓人欣慰的是,雖然中國的數字經濟發展已經處於世界領先水平,但是數字經濟佔中國整體經濟體量的比例還是比較小的,未來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經過數十年的發展,中國已經在多個領域成為了全球數字經濟的領導者,積聚了雄厚的技術實力和創新經驗。2005年,中國零售電商的交易價值不足全球總規模的1%,而到了2016年,中國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零售電商交易國,交易價值占到全球總規模的42.4%;在全球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過程中,中國走在了世界的前端。從移動支付領域來看,2016年中國移動支付的總規模超過7900億美元,是美國的11倍之多,移動支付多樣化的場景應用,在中國也成為了現象級的事件,被稱為“新四大發明”之一。

在全球262家“獨角獸”公司中,三分之一是中國企業,雖然總體企業數量低於美國,但是總體估值已經與美國相當,“中美爭雄”格局可以說是初步形成了。在關鍵數字技術領域,中國的創業投資和初創企業生態圈的建設水平,也都位列全球前三名。特別值得關注的是在金融科技領域,中國投資者在2016年的總投資額超過71.58億美元,超過美國的54億美元,位列榜首。不可否認,在數字經濟及其相關領域,中國面臨著最好的時代,也將迎來令人振奮的未來。

如今,數字經濟的發展已悄然改變我們的生活。不管你發現與否,我們的衣食住行似乎都已經離不開它。

2017年“雙十一”全網總銷售額超過了2529億元人民幣,產生了13.8億個包裹,其中移動端銷售比例超過91%。與美國的電子商務規模相比,在2016年,中國的日均銷售額就已經達到了美國的兩倍、物流包裹投遞量達到美國的9倍之多,而中國的高峰銷售額則為美國的7倍、高峰物流處理量為美國的12倍。在這些巨額的銷售數據和巨量的物流數據背後,是對支付技術、計算技術發展和創新的考驗,而中國的科技企業也用強大的技術創新與處理能力推動了數字經濟的發展。

2016年,阿里巴巴的支付系統的處理能力達到了120000筆/秒,是美國領先的在線支付系統處理能力的3倍之多;而2016年計算能力的世界紀錄則由騰訊擁有,達到了每分鐘61TB的處理量,今年的數據也值得我們期待。中國的科技企業,不僅僅是阿里巴巴與騰訊,還包括華為、聯想、蘇寧、小米等等一大批科技企業,在自身技術創新與快速發展的同時,也作為中國數字經濟的代表走出了國門,在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進行了戰略佈局,在各個領域逐漸成長為優秀的國際化企業。

在這個時代,我們的科技企業似乎生來就具有國際化的特質(born-global)。2017年,阿里巴巴來自速賣通和lazada的海外年度活躍買家數合計達到8300萬,這甚至超過了很多國家的人口總數。

機遇:新技術、新資源、新場景、新市場

數字經濟未來的發展不僅依賴於包括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鍊等新技術的發展,也對新資源提出了新的需求。未來,數據將逐漸成為新的最重要的“自然”資源之一,而中國依賴於人口與市場的優勢也將在這一資源領域佔據一些優勢。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數字經濟新場景也將不斷融入我們的生活之中,數字零售、數字社交、數字金融等領域的探索發展也將更為深刻地影響人類的行為習慣和社會前進的步伐,中國在這一領域毋庸置疑處於相對領先的地位。

未來,除了中國以外,一些發展中國家尤其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也具備巨大的發展潛力,或許也將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新市場。“一帶一路”沿線的64個國家和地區,在一定程度上與15年前的中國有著很多的相似之處。經濟欠發達,人均GDP只有3700美元左右,人口眾多,佔世界總人口比率達43%,總體市場潛在需求非常旺盛,但基礎設施卻相對比較落後。那麼該如何推進數字經濟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發展呢?

“一帶一路”國家的發展不僅要關注於物理基礎設施,更重要的是數字基礎設施的建設。同時,在促進發展中國家數字轉型的過程中,數字技能的培訓與基礎設施的建設同等重要,只有提高了“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民眾的數字技能與技巧,智能手機以及其他數字設施的功能才能真正得到發揮。

誠然,電子商務是未來全球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機遇,但是數字經濟的另外一些生態,比如數字娛樂、數字音樂特別是數字金融可能更有機會作為排頭兵走出去,帶領“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實現新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