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中國債務整頓讓銀行貸款更難

 

據華爾街日報中文網報導,中國的債務整頓措施讓銀行貸款和發債融資難度加大,促使部分企業轉向一種潛在風險更大的融資方式。

中國央行數據顯示,今年前四個月,信託公司發放的貸款達到人民幣8,823億元(約合1,295億美元),幾乎是2016年同期水平的五倍。信託公司從個人和企業集資並投資於風險較高的領域。

信託公司收取的貸款利率通常高於銀行貸款,是介於銀行和資產管理公司的中間地帶。中國銀行監管機構對擁有放貸許可的信託公司的監管比較寬鬆,但信託公司無法享受政府存款保險等針對銀行業的保障;與銀行相比,信託公司投資高風險領域的靈活性更強。

對企業來說,在銀行貸款和債券融資枯竭或成本上升之際,信託可謂最佳選擇。

去年,政府所有企業青州市城市建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Qingzhou City Construction & Investment Co.,簡稱∶青州城建)獲准發債。但知情人士說,由於公司債收益率上升,青州城建已轉向一家信託公司融資。

大業信託有限責任公司(Daye Trust Co.)目前正幫助青州城建通過一款2年期產品籌集人民幣2億元,年回報率為6.5%。知情人士稱,青州城建將向大業信託支付約8%的利率,低於發債所需支付的利率。青州城建計劃將所得用於一個湖泊治理項目。

中國政府在應對債務激增問題時有一個擔心,就是銀行貸款被偽裝成投資,這也是上個月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下調中國主權債務評級時提到的一個因素。企業轉向信託貸款讓中國真實的信貸水平變得更加難以把握。

穆迪信用分析師George Xu表示,信託業的監管遠不及正規銀行業嚴格,其結果是信託公司往往可以隱藏投資去向。

中國銀行業監管部門對信託貸款增長的現像不予置評。

中國央行和銀監會採取的上調短期融資成本和抑制銀行隱性貸款的舉措讓銀行越來越不願意發放貸款。

藉助助表外貸款和激進的放貸策略成長起來的中型銀行浙商銀行(China Zheshang Bank Co.)最近表示,他們將加大對借款人的審查力度,拒絕向庫存積壓嚴重的城市的開發商和落後行業的企業提供貸款。

監管風暴攪動了中國市場,推動債券收益率升至兩年高點,也促使銀行減持債券頭寸以提振流動性。債券收益率與債券價格走勢相反。收益率升高加重了企業負擔,許多企業因此取消了發債計劃。

市場壓力也讓中國政府對過快收緊政策保持謹慎。據知情人士透露,近日一行三會召開會議,討論如何以更審慎的步伐處理債務問題。

相比銀行,監管部門對信託公司投資高風險項目的容忍度依然更高,這些項目包括房地產、鋼鐵和其他一些信貸受到抑制的領域。

山西信託股份有限公司(Shanxi Trust Co.)表示,他們今年4月份為本省一家建誅公司發行了第六輪信託產品,籌資目標為人民幣5,000萬元。山西信託項目經理Liang Lu說,這家建誅公司過去幾年一直與山西信託合作,他們的客戶通常不包括能獲得銀行貸款的公司。

監管部門的容忍加上經濟繁榮時期企業信貸需求的旺盛,造成過去信貸激增情形時有發生。2013年前四個月,信託貸款出現創紀錄增長,引發監管部門整頓。兩年後,信託貸款幫助投資者融資買入股票,造成借款氾濫,最終以當年夏季市場崩盤收場。

據穆迪的資料,2016年底,信託貸款佔中國影子銀行貸款(即普通銀行貸款和債券市場以外的借貸)的10%。2013年末這一比例為15%。穆迪稱,佔比下降主要是因為銀行高收益率投資產品(另一種影子銀行貸款)增長更快。

即便是能從正規銀行渠道和資本市場融資的公司也開始轉向影子借貸。

中國大型房地產開發商之一世茂房地產控股有限公司(Shimao Property Holdings Ltd., 0813.HK, 簡稱∶世茂房地產)的投資者關係經理Eva Lau說,發行債券需要較長的時間。這家香港上市公司雖然獲得央行批准可以在銀行間市場發債,但考慮到流程較長,還是決定轉向廈門信託(Xiamen Trust Co.),後者正幫助世茂房地產籌措人民幣10億元。

Lau稱,世茂房地產仍有發債計劃,預計這批債券在發售時收益率將達到4.5%。根據世茂房地產的最新財報,2016財年,公司從包括信託在內的非銀行金融機構借款的利率為5.7%,相比之下,從銀行獲得人民幣貸款的利率為5.3%。

Lau稱,世茂房地產轉向廈門信託是為了拓寬融資渠道,她還稱,近期監管收緊並非造成這一轉變的原因。世茂房地產不公佈融資來源的細節;Lau稱,信託融資佔該公司整體融資的比例非常小。

再說青州,據一位了解青州城建的知情人士稱,該公司強大的政府背景意味著它為信託融資支付的成本低於民營公司。

青州城建尚未在債券市場上融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