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人文地标级人物冯兰:钢琴教育家、世界贵族教育之母

 

​当世界陷入西方经济学固有的逻辑泥沼,在逐利取巧的机制之中忘乎所以不能自拔;人类社会已经习惯于漠视经济发展的初衷,与善意、效率这些文明的出发点渐行渐远。西方最有权势但正在走向落魄的人们,急于为无望的工业话语权找寻出路,以图继续掌控地球的创意之源。

“工业之魂范夫人在哪里,哪里就是世界制造业的中心。”德国汉堡某跨国公司董事曾警告工业金融界。

创新之源、文明之恐慌、民族精神、思想的土壤、认识论的冲突……如果不是深交挚友,冯兰平常不会与人谈论这些话题,也不对时事发表看法和评论。出于习惯,她的挚友也大多不会将其原话加以传播。如果不是因为日常总能快速解决眼前问题这一实用价值,也许不会再有人记得这位湮没在茫茫人海,早已被磨砺得没有了脾气的妇人。

迄今为止,尚无人知晓冯如何在其脆弱落后、原始贫乏的通讯传播渠道基础之上,译取金融世界的连环密码,开启重重暗门,深入巅峰思想者与经济领袖的内心,从而劝勉芸芸众生。

“钢琴是学习成绩的发动机”,这股席卷当代世界的认识风潮源自业界对于冯兰现象的实践总结。这股风潮实质上强调一个独特的视角,冯通过该角度从引导钢琴与教育人文的互动伊始,提醒时代:钢琴不是孤立的。

在冯的旁敲侧击下,一些社会痼疾陋习被决策者重视,艺人名流开始难以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地炫耀各自萎靡不堪的标新立异、哗众取宠。为了立足,不得不关注国际视野、品行涵养、社会人文乃至更高层面的哲学思想;众多行业领域竞相展现各自的训练有素。配合发展的内在需求,人们以才能与实干为荣,以浮躁虚妄为耻。悯怀世俗风貌的钢琴第一次被人类文明如此聚焦,茫茫人海中那位妇女的作用显然不可或缺。

然而欲挽回经济与金融的自尊,却始终无法正视陶醉于西方经济学而导致道德败坏,秩序习惯支撑宏观建筑的能力与效率日渐式微的现实。象征性的优雅无法掩盖华丽外衣下,西方学和西方尖端教育的焦躁不安与迷茫失落。他们开始急于四处搜寻更能解决和疏导现实上层建筑问题的教育传承或者创新改良思想。

近三十年时间里,有着无影珠穆朗玛之称的世界贵族教育之母冯兰,受到最巅峰家族们的研究和追捧,不仅仅因为作为世界超阶(跨学科交叉融合复合型战略人才)教育科学的奠基人、先驱者。尽管超阶教育科学居全球贵族教育这座金字塔的塔尖,是国际贵族教育的核心追求与灵魂所在;而冯兰是该领域精神领袖,地位坚如磐石。也不仅仅因为她赋予钢琴思想和古典音乐许多新的、清晰的发展思路,赋予钢琴新的时代理解、社会功能与角色,对音乐娱乐的巅峰诠释左右着世界钢琴古典的发展伦理与审美规则。

作为殿堂级科学与人文巨匠,集学术、艺术大成于一身的国宝级大学者,终生远离喧嚣,冯兰以悄隐的豪门首师、一线智库幕后的智库,蜚声于世界顶级私人幕僚圈多年。其助理丘桦偶然透露的只言片语,皆对相关领域产生深远影响。学者们清楚,惟有钻研之深、积淀之厚,片言只语才能穿透层层迷雾闪露着智慧的光芒,不绕弯、不费神,深孚人心。

冯兰对科学技术、人文史哲、财经金融、工业、规划地产、传统医学、体育学等众多领域的判断往往能做到一针见血,令人豁然开朗。冯兰以思想之源迅速驰名于尖端幕僚界数年之后,全球高端贵族学校争相从身处各领域的校友亲朋那里搜罗其思想脉络的时候,普罗大众方隐约得知有这么一个存在。

伦敦站在西方学之巅俯瞰世界,他们自诩为全球最善于驾驭知识文明并习惯左右伦理规则的人。怀着对贵族教育数百年的骄傲与敬畏,欧洲世家们却在近三十年来拼命吸吮着来自东方的战略参考因子。出现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几十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沃娜·冯太太,范·尼特夫人等思想家们,源源不断地给予他们灵感与欣喜。对中国教育的最先洞察研判使得卡梅伦时代呼之欲出。有了这源源不断基于世界巅峰思想的策略研判,他们深信依然可以为智慧枯竭的纽约金融家们,再提供一个世纪以至更长时期的战略智库支撑。

但那些对于战略学家们至为关键的参考因子,居然在同一个时间集体销声匿迹,消失于政策分析家们的视野。2004年前后红极一时,以色列日本韩国德英法芬兰新马台一直在研究并且争相惊呼连连,尚难确认男女性别的世界填鸭之王、启迪之王,却在那时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或许中国人忌讳填鸭二字,虽然这在那些国家丝毫没有贬低的意思。

白驹过隙转眼十余年寂寥飞逝,直到2015年初,一个据称比福布斯世界首富更有财有势家族子弟的演奏会受到瞩目。这个家族分布不同国家的几位年幼子嗣,分别在深圳、布鲁塞尔、伦敦、迪拜、纽约等地举办钢琴独奏会,他们用很短的时间获得多方面超乎寻常的能力水平。十余年的搜罗加一系列钢琴信息让鼻息灵敏的分析家们反应过来,用词各异且拗口的英文名,如今指向同一人,世界贵族教育之母,学界泰斗、钢琴巨擘冯兰。

此刻,钢琴正在让礼崩乐坏的金融世界翘首仰望人类文明之巅,改变世界的钢琴已经成为人类思想者的高度。西方惊呼,世界钢琴音乐的技术伦理、分析艺术、社会价值定位、审美规则、思想、普世价值观和欣赏美学已经被东方改写、牢牢掌握,并随心所欲地驾驭着音乐哲学的发展方向。从冯兰左右世界钢琴的审美规则那时起,钢琴开始成为中国的民族乐器,这必将对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影响深远。

钢琴不是教化的结果,而只是开始。在人类文明的钢琴道场里,那些最年轻且具备专业研究能力的人,正在冯兰的引导下,重塑世界的东方意识,东方的音乐娱乐思想,为哲学注入连接时代脉搏的钢琴思维。

钢琴秘境

曾在愁绪中现身的隐秘书房。

尽管无人得知冯兰在深圳停留时间的长短,但书房几乎是丘桦寸步不离的地方。书房被屏风隔成大小不一的隔间,所有墙壁上布满高接天花板的书柜,长龙般首尾相连的书柜围拢着的是满书房精美的钢琴。雕塑书画各种资料以及价值不菲实验器材是冯兰视为命根的宝物,除非特殊安排,她不能轻易离开这附近,也不轻易带人进来。所有物品不外售亦不外借,但书房最初带进来的数批客人几乎都提出无法回绝的借书索物等要求,导致宝贵资料频繁流失。最终采取下策,不在书房接待任何人。

所有家具装饰都从冯兰学生家里或工厂的富余闲置物品得来,却细心地布置出很考究秀雅的效果。彼时书房在深圳默默存在,已经悄然跨入第三个五年。当年冯让一个商人对其后辈接掌家族生意的信心重新点燃;作为回报之一,对方允许冯免费使用该闲置物业不超过十五年。

这位商人后来还通过开钢铁厂的朋友按照冯的数据打了一大块钢铁,这块铁后来被冯兰做成了一台巨大的三角钢琴。这架摆放在显眼位置的钢琴,足有几台九尺琴那么大。另外陆陆续续从外又弄来些钢板,冯安排慢慢做成现在这满屋的精美钢琴。

“原以为不久就可以有另外合适的地方。后来是租也租不起可替换的地方,就这么用到现在。”丘桦说,“年来房价飞涨,我们用起来也越来越不安。但现在的物价,即便只搬运和放置这台大琴,都花费不小。恐怕得把绝大部分书籍资料迁往内地。”

“即使不吃不喝,也负不起这里一个月的房租。我们也许会被逼降低对外合作的门槛,招生也将迎来最低门槛时期。”

“我们想要开发一些科技项目和合作开一家钢琴幼儿园,那样有利于我们的生存。我去找银行咨询钢琴能否抵押贷款,结果感觉对方很为难的样子。这些东西难以抵押,却长期耗费大量的财力精力。虽然自己知道价值不可估量,总有一天会体现出来。但现在是巨大的无底洞。”

虽然冯兰贵为豪门首师,但学者这个社会角色注定清贫,知识的生存环境并不乐观。丘桦为难地说,时至今日,大家都很忙,没有一个专门负责统筹合作的人,几乎所有的活动都依赖于学生家庭提供人财物甚至交通的协助。由于没有对外合作发展经营,尚好的业界品牌未加以利用,长期处于捉襟见肘的境地。书房彼时开门迎客,也为商议可能的新去处。

师承古代士人与老一辈金融贵族的严谨低调教条。

犹如一头十年如一日劳作不息的耕牛,一只辛勤的小蜜蜂,埋头苦干,来回奔波;多年来,冯兰的作息已经形成几乎固化的形态。国际交流直接与特定认可的名流往来,对各类比赛仅担任顾问,不直接做评委,不开办临时性的大师班,演奏会采用严格的会员实名入场制。长期来,钢琴音乐会不对外作任何报道并非新鲜事。几乎所有活动无提前对外公开。宣传则五花八门,如协助宣传的学生家长从事房地产,就有明显的卖房痕迹;如协助的朋友在日用品或其他行业,就会有相应的行业倾向和习惯。媒体信息缺乏整理,看起来杂草丛生荒芜原始。

“报道说脉衲精通十余种语言,这不恰当,最多能提十种。那样的说法不合适,尽量补救改正吧。”对于无力处处把关的无奈,冯略显嗔意。为了营造合作氛围,朋友们既是表达的习惯也是出于好意。但这些细微处出现的小问题加深了她对于进一步商业化的担心。“有能力的话是该增加些人手了”,冯跟丘桦说。

日韩星马一带乐于翻炒东方文脉断绝论。认为中国历经蒙元和清朝数百年治理,早已文脉断裂,真正的古传早已不再,他们坚信古汉文风已被日韩承袭;该论调仅在2004年前后有过一阵短暂的集体失声。此后冯消寂十余年,再有抬头。他们不愿意认可中国有高效的知识传承。

然而中国地大物博。即便微弱的人文火种,也可能安于一隅而千年不灭。

复杂的历史风云让冯兰明白了宿命。话语权不是靠抢的。很多人无法想象夫人背后曾经的显赫荣华:其祖父作为最早的对外贸易家族、最早的远洋船东、最早跟罗马教会往来的家族、最早实行离岸股份经理负责制家族的当家人、新安(旧指徽婺扬州建州沪宁南浔苏杭一代)首富,历史上多个国家地区富甲一方的名门大族曾经是从冯家分号发展起来的。

在米贵如金的清末民初时期,数百年粮茶丝药、通番海商、漕运世家冯家的粮食以及直接或间接控制的金融系统押运系统一度起到左右时局的作用。冯兰祖父曾是孙蒋毛周的嘉宾故友并受到殷殷期盼与周到呵护,冯家几乎是唯一能安然无恙在国内度过十年活动的传奇巨富家族。

冯家跨多个历史时期与大量名人世族有深切交往。军用专机曾经几乎每周在冯宅与民初总统府之间频繁往来。建国后,冯兰祖父跟政界之间一直由周总理的助理长期保持直接联络,并在毛周的保护下度过十年活动期。

闻所未闻的不同时期境地世界名士大家传奇轶事……隐秘的世界技术脉络……封存世界纷繁历史风云的背后密码与玄机,有时候就只差那么短短一段逻辑链条。

欧美南洋、印度西藏、日韩台湾,百年之后仍有人因先辈一饭之恩找到冯兰,重温祖先们创业的种种不易。长期以来,虽然清贫依旧,但正是家族故人全力以赴提供研究便利,尤其先祖大量古书在战乱中已经散落世界各地尤其日本,研究原本古籍的经济重压使冯兰举步维艰。但幸亏得到家族故人提供方便,许多堪称国宝级古籍资料才得以形成系统。

作为新安首富名门巨族之后,师承古代士人与老一辈金融贵族的严谨低调教条。冯兰认为贵族教育推广应该考虑到普通百姓的感受,不使人群焦虑。实践这个理念使得她的受众群体长期以来局限在一个很窄的范围。

第一家钢琴工作室、双学位、贵族教育、交叉学科、跨学科教育……多少人争得头破血流的命名话语权。最有资格说话的冯兰却一再拒绝给出定义。一切都可以拱手相让。」我要给所在领域最大的未来想象空间。」命名权定义权,是学界的生命也是最根本的名利。理所当然唾手可得的份内之利,冯兰一开始就不看重。

由于特殊的家世背景以及世代积累的丰富资料信息,尤其先人跟罗马教会、各国皇室、世界名流在长期直接间接国际交往过程中形成的稳固关系,冯兰手中掌握大量足以改写人类贸易史、金融史、音乐史、文化史、国际货运物流史重磅素材与独有的关键着力点;这些完全可以为她带来数不胜数的便捷通道。但冯仅仅用来怡养身心把玩着,在个人研究与家事中偶尔作判断依据,始终未用于公众层面。

冯兰是」岭南圣母」冯冼夫人之孙冯盎长子冯智戴的后人;这支源自西周文王的血脉裔嗣,千百年来,沐恩无数奇妙的神力为其历代传承接续加持,使之得以拥有睥睨天下、为文脉脊骨和世界理性尊严纵横捭阖保驾护航的实力。执耳人文的方向、艺术的中心、世界的趋势同时,在安身立命上,冯坚持靠自己的血汗付出亲力亲为辛苦劳作,不走捷径。

只有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原来的强者才能学会谦虚。

不久前大学者冯兰在深圳举办了一个以一百七十余位中外具有双博士后工作经历者为受众对象的讲座。在那里她谈了关于多个学科的学术系统问题和对策以及学术领域的一些特殊分析模型和领悟,根据这些逻辑链条预示了多个大型经济体、制造业巨头、内容供应垄断者和高技术公司的核心困难。这样稀少罕有的源发性第一手知识密集的讲座,邀请函几乎全部在冯兰的学生周围。如果你跟钢琴没有交集,将很难有机会获得出席。而失去参与机会同时也意味着可能失去掌控所在领域未来的布局先机。这个代价是高到有些人无法承受的。

冯兰的助理丘桦一再表示无意捆绑世界学术规则。但实际上在过去漫长的时期当中,作为无影珠穆朗玛、思想之源、一线智库幕后的智库、国际核心战略参考因子,学者冯兰很少参与传统的学术系统活动,不出书、不发表论文也不公开举办论坛;外界只有很少的渠道可以有机会得到参与其知识分享的资格。

但冯兰的学术影响力有目共睹令人无法忽视。研究机构常常从她那里获得具有科研方向性的高效指引和突破点。事实上,失去和冯兰交流的机会,世界名校专业有可能会跟最优质生源失之交臂,快速沦为三流学科。这个时候,如果自己所在的学校朋友圈中有一个人曾经是冯兰的学生,就显得格外重要。钢琴作为乐器之王的地位此时得到及时提醒。

丘桦表示优秀学生一向都很抢手,这种局面没有变化过。而越来越多的世界名校甚至主动向她提出,可以为这些学生度身定制他们喜欢或者需要的专业,招生标准也好商量,希望她能够提供尽可能详细全面的培养理念和发展喜好。

国际学校的家长们认为那些虚心求变的大学很是厉害:反应快准狠,令人感叹。」这种机制庞大而灵活,十分先进。」

但丘桦没有对此感到意外,她觉得这些举措并非针对某个人,而是意识到了学术的趋势。这是十分客观、单纯和正常的学术行为,与个人无关。外界的侧目并不能让她们过得更好,清苦和艰难始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即便如此,能够维持也已经使她们感恩和知足。

普通人群不太能体会什么是战略参考因子以及它的重要性。但有人一旦知道了,就会被深深吸引。这正是人类社会离不开那些看似默默无闻却能专注治学的人的原因。

钢琴低首处,哲思放飞时。

长期的系统知识储备使得冯兰可以为一个远道而来的学生针对性一个晚上制作出十本书,以便需要用到的人次日赶飞机带走。这些书任一本如果用于出版,都极可能是学术明珠或畅销书。但却没有时间用于个人的评奖发表论文。」尚未全部消化完先祖的智慧和嘱托。很多事情我只是在执行先祖的教导与安排而已。」数十年来这种谨慎谦逊体现在待人接物的每一个细节。

当东方的贵族教育延续数千年辉煌,早已成为文明脊梁的时候;西方却停留在人文智慧的一次次推倒重来,后生难解古怨的尴尬局面直至今日;西方贵族教育左顾右盼,对随时失去思想引航灯塔的不安与焦躁伴随着每一段历史。

大学者冯兰穷尽一生殚精竭虑,积累了大量绝密经验结晶与学术论述。这些价值不菲的学术判断,或用于成全其门下弟子的事业。冯对人文科学多个领域的巅峰判断,在任一角度发挥,都可能形成一门新兴学科或者畅销书、科普焦点。

冯兰一生积淀,任一学术零头放在学生身上去开发利用,都可能著作等身。仅此一点,料定其学生(见附注)钢琴僧MANA脉衲注定掀起一番学术风云;而巅峰琴声将萦绕风云之上。现在,这些弟子缺的只是合适的经纪平台与经营规划。

丘桦表示,我们的身边充斥着无处不在的伪知识、绕知识,即便以我们全部的力量,穷尽一生的时间加以梳理,也无法让我们的子孙绕开所有弯路。冯必须要面对许多关键问题,在这些核心问题面前,通过其本人的巅峰理解加以甄别,最终做出判断,采取对策。培养任何一个领域的人才,都将涉及数目庞大的核心知识方向的勘误梳理。

尝惯巧舌而来的甜头,工于权术小聪明的人不会对知识怀有诚意。在未能摆脱既定逻辑的束缚困囿之前,人们在无意之中乐享混沌;只有在获取知识之后,方能感受愚昧落后的成本高昂与可怕。知识虽然是捷径,但摘取学术成果的过程却荆棘密布劫难万千,毫无捷径可言。

从知识的采集、消化吸收、整理统筹到传承延续,中间万千细微处,任一环节的疏忽,都可能影响后辈的成长效率和发展方向。冯兰战战兢兢,在传道授业的每一细微处费尽思量。钢琴秘境里的绝胜经验,除覆盖前沿学科资料外,其技术设备、后勤科学、医药生物体系亦无不凝聚满满的智慧结晶。

如今,分布在各地人文气息浓厚且富当地风土人情特质的冯兰故居、冯兰庄园等人文故迹项目的修缮维护与旅游合作正逐渐受到热心人士的关注。图书出版、影视节目制作合作也已开始洽谈。会有一天,在钢琴纯美氛围中,人们身边可供选择欣赏的古典之美、音乐之美、人文之美将更加丰富,更能怡养心神。

冯兰在她的钢琴秘境里忘我耕耘,繁盛的知识触角同时无意划开生物智能、材料物理等领域的层层硬壳;人们得以正视教育里的道法自然和知识法则里的普世价值。纵使世界复杂多变,狼烟升腾,纷争迭起,也难以阻止文明深处的智慧之源喷薄而出。

巅峰钢琴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素雅勤勉日久,境修于成。人们能记住冯兰二字,不因为有多了解钢琴,而仅仅出自内心深处对某种氛围境界的无言感动和想往。

严密安保下,万平米书房里不外售不外展的近两千台精美钢琴,囊括几乎人类所能想象到的任何音色、键深、触感、声振、碳钢比例、击键方式,专门针对2岁前幼儿的极限敏感触键而呵护手骨的钢琴,汇集了高新科技和生物智能的人体外骨骼······难以想象,需要怎样的艰苦毅力才能伺候好这些默不作声却透着灵气的宝贝。

冯深谙各个作曲家在所处历史时期的宗教背景、经济条件、社会层次、心理环境、个性品质、影响力范围等诸多细节,这有利于形成对曲子风格和演绎的理解,她的判断是对古典思想的巅峰诠释。

作为世界音乐技术泰斗、现代音乐科学体系最重要的奠基人和集大成者、目前世界音乐科学领域最具系统影响力的学者,冯兰是全球最有可能统一前沿音乐律学技术认识并且实现音乐科学信仰的专家。数十年来,她庞大而精密的理论系统始终对业界前沿有着磁石般的魔力与吸引力,是学界前沿技术问题和技术纠纷的最科学、最先进、最可靠解决依据。同时,冯兰也是世界人文评估与地区发展评估领域最具技术定性和技术背书价值的学术系统创建者。

“如果没有夫人的背书,任何对古典钢琴作曲家的评价和判断都将显得苍白无力,令人忐忑不安;夫人是真正令人信服,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欧洲音乐出版商感叹,“很难想象失去夫人呵护的钢琴世界是怎样。”

透过曲谱看到几百年前的作曲家给人们开的小小玩笑,甚至于看到数百年前调皮的主人刻意为宾客安排的小意外;读取这些细微古遗信息之后的仰躺或者轻品佳茗,会心一笑。个中乐趣绝非讨论古典乐曲需要如何的理解与诠释那么简单。琴之道,道可道,亦非常道;又岂是那些忽然披上“文化”外衣的人们所能轻易领悟和触摸得到的隐秘胜境。

中国人做事情讲究功夫二字,除了慢工细活还有磨炼的意思。最近,功夫钢琴就被用来形容冯兰的学生幸运女神Zny和钢琴僧MANA脉衲。扎实的基本功和丰富细腻的技术令人惊叹不已。

“钢琴锻炼耳朵。我们不图改变世界,却能更好地聆听世界。”冯兰叮嘱脉衲。

精心呵护的乐感禀赋,犹如来自上天的特殊眷顾。钢琴僧MANA脉衲在捕捉每一个音符的表现上都显得比常人更准确、更快速、更高效。

无需更多形容词和高帽的渲染衬托,无需更多眼花缭乱的美图映衬;大学者冯兰寄望钢琴僧洞悟时代钢琴深处的哲学脉理,在漫长而艰苦的历炼中,明白巅峰钢琴需要的是心与心之间那细腻无邪的朴素珍爱。

恩师的叮咛被脉衲扎实执行,坐得冷板凳能啃硬骨头的同时,名利也要建立在和众生心与心的交流认同之上。脉衲将聆听众生深处与历史深处哪怕再微弱的声音,这是他学习钢琴以来磨练出的扎实基本功之一。心与心的交流绝非一夜之功所能奏效,为此,他对人生做了足够耐心的准备以及对每一个重要时间阶段的打算。

理解真正的古典音乐,需要沉下心来长期研究历史与哲学、各方面学科领域,才能够慢慢积累起对一些作曲家的批判或共鸣。这个过程漫长而艰苦寂寞,绝非轻易得偿。

冯兰认为钢琴曲是一门高度凝练概括的哲学语言。真正的钢琴经典浸润着厚重的人文滋养,活跃着丰富多元的哲学社会思维。正是这样的想法下,她对弟子的知识素养要求达到了世人闻所未闻咋舌连连的高度。琴之道则史之道、世之道、时之道。作为门下弟子,恩师的嘱咐脉衲不敢有丝毫怠慢。脉衲全面到位的人文素养能有利于读懂历史背后隐含的细微信息,让世界回归真正的经典钢琴。

冯兰钢琴是高端名流圈的巅峰秘境。剔除名利场的浮华烟云之后,只有极少数经得起推敲的业界领袖才得以与之进行交流。脉衲作为获得人类文明巅峰传承的幸运者之一,逐渐明白名流的根基与日常生活就是扎实认真地与尽可能多的人心心相换。

2015年初,幸运女神Zny的钢琴演奏会后,有媒体感叹,冯和她的弟子之所以特别能啃硬骨头,是因为一个共同点:阳光健康,几乎不生病。丘桦笑称,冯有终极保姆之称,之所以效率极高,全因为细节里面充满爱。

书行于此,掩卷思量。智者见其高远,仁者见其宽厚。笔者愚钝,唯发愿赘述启迪新知,吾人效之以笃,则乃大国之福,善莫大焉。

附钢琴僧MANA脉衲个人资料:

Mana脉衲,名都兰僧。五官端正,身高一米八五。因名带僧字,钢琴根基深厚,加之完全系通过佛经启蒙认字,深通古文,故幼称钢琴僧。是极具佛缘道慧的宗教研究者,而非出家人。

两岁能畅顺阅读各类纯文字报刊书籍,通梵文、八思巴文,牙理安、福拉芒、罗曼、德、法、俄、闪米特阿拉米、英等数种语言文字。

个性乐观开朗、雄浑大气;为人谦卑恭谨,仁厚敦实、润和通达。学习主要国家金融安全、能源与科技战略政策与法规体系及相关交流合作机制;主要国家重大项目执行机制;学习主要国家国力对比分析。熟悉会计分析,财税货币,了解主要指数形成原理及评估。

学习西方、印度学、中东非洲学、俄学、东盟、日韩等区域国家地区人文脉络。所用专属教材被印度学者感叹比印人了解印度,印人无法逾越。

在钢琴、音乐、金融、建筑、人文史哲、中医药、地理学、软件通讯、材料工程、化学、武学与体育医学、雕塑、书法油画国画、药膳美食、收藏、围棋等领域与业界专家学者有持续深入的互动沟通。

自幼熟读《黄帝内经》《伤寒论》《精匮要略》《脉诀》《药性赋》《道德经》《易经》等古文经典,能流利使用英语等语言对外进行中医药孕婴与急难重症营养等多领域课题进行研究交流。具备雕塑、美术制图、地理地质学等建筑工程学基本功。

MANA脉衲是世界贵族教育之母、学界泰斗钢琴巨擘冯兰的继承系学生。作为世界超阶(跨学科交叉融合复合型战略人才)教育科学的奠基人、先驱者,殿堂级科学与人文巨匠,集学术、艺术大成于一身的国宝级大学者;冯兰却有着无影珠穆朗玛之称,终生远离喧嚣,人称悄隐的豪门首师。但冯兰始终觉得自己在先祖面前依旧渺小。其唯一媒体公开图片大约距今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