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蛇毒经济”反噬的康辰——大股东清仓减持的背后……

 

前不久,刚有媒体曝出康辰药业超高的营销费用远超同行业之后。近日,该企业又深陷大股东清仓减持和诉讼隐瞒风波。

 

9月11日晚,康辰药业公告称,持股10.35%的股东GL因企业资金需要,拟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1656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35%,即清仓式减持。而早在8月28日晚,持有9.64%的股东北京工投称因自身经营需要,拟减持不超过总股本的6%。

 

也就是说,半个月内,2位持股5%以上的股东先后宣布减持康辰药业。公告披露,北京工投和GL欲减持的股份均是IPO前取得,在此之前属于限售股,2019年8月27日后,上述股份才上市流通。

 

而在大股东清仓减持后不久,有媒体曝出康辰股份正在经历法律诉讼,并被告上法庭。

 

前脚解禁,后脚宣布减持,再加上官司缠身。康辰药业近期这一些列遭遇,不免令人惊讶。

 

 

股东清仓减持,与诉讼有关?

 

据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康辰药业股份公司因合同纠纷被告上的法庭,开庭时间是2019年9月26日。

1.png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有一些法律诉讼是比较正常的事情,但康辰的做法却一反常态。在《证监法》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中有明确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将有关该重大事件的情况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和证券交易所报送临时报告,并予公告,法律后果

2.png

而截至发稿日,康辰药业并未对此事进行披露和公告。

记者从《中国庭审公开网》中了解到,此次合同纠纷涉及金额高达数千万元。也许,随着诉讼的深入,康辰药业销售费用居高不下的内幕,将大白于天下。

 

 

除了诉讼,股东还有何担忧?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康辰药业(603590.SH)主营产品仅有一个叫“苏灵” (注射用尖吻蝮蛇血凝酶)的药品。实际上,一直以来,苏灵都是康辰药业的收入、利润来源。其收入占到了企业总收入比例的94.98%。

3.png

唯一的创新药,让康辰药业单一产品打天下,这里面的风险不言而喻。一旦有竞争对手发起冲击,康辰药业不可避免会在毛利率上让步,其净利润将大受影响。

 

为了对抗单一产品过分依赖的风险,康辰药业也开始抓紧研发新品,据财报披露,公司在研产品包括4个国家抗肿瘤一类新药和2个仿制药。但需要注意的是,相比国内众多医药企业,康辰药业“重营销,轻研发”的习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研发费率上来看,2017-2018年,康辰药业研发费率还是远低于同行。在五家可比上市公司中,其2017年研发费率直接垫底,为5.45%,2018年稍微有所上升,排名倒数第二,仅比倒数第一多0.09个百分点。

3.png

创新药的研发,对人才、技术、资金都极高,像恒瑞医药,每年研发费用10亿以上。并且一个创新药的研发周期可能长达10年,还会面临失败风险。而康辰的研发费用在这个行业来看,几乎是镜花水月、杯水车薪。

 

4.jpg

而在销售费用方面,全国有53家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占比超过了30%。其中北京康辰药业的销售费用高达61%(2019年一季度,北京康辰药业销售费用占比提升到64%),总额达到6.02亿元,相比2017年的销售费用增长了206%。

 

6.png

 

重营销、轻研发、官司缠身,清仓减持或许不难理解

 

康辰药业研发费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产品线极度单一,新药研发犹如镜花水月等诸多不确定因素,可销售费率却稳居行业之首,同时还面临着高达数千万元的合同纠纷。并且在新的医保政策中,“苏灵”只能被当做二线用药使用,这也将会及大地影响康辰药业的前景。

综上所述,康辰药业的股东选择在这时大幅减持,其原因也不难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