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博腾股份占用的3.7亿,是国有资产吗?

 

​​

       作为创新药服务外包巨头的博腾股份,其2019年可谓是风波不断。

       首先被爆出公司实际控制人引规范意识不足,违规占用公司资金3.71亿元;

       随后收到重庆证监局发出的责令整改通知;

       紧接着又被爆出三位实际控制人股份质押比例高达94%、97%、85%;

       在事态还未完全明晰时,其企业实际控制人又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1068.65万股;

       ……

       随着事态的不断推进,越是了解得深入,越是发现这家企业的迷雾越多。

       3.71亿的违规占用也许只是冰山一角,深度挖掘博腾股份的公开资料,发现还有数亿的国有资金与被占用的3.71亿关联极大。另外,博腾股份三位实际控制人股份质押比例平均高达95%以上,并且已经在减持手中的股份……

       当这些信息被逐步挖出,深埋在博腾股份内部的秘密,似乎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一次非公开募资,到手数十亿国有资产

       据公开资料整理,从2016年至2018年,博腾股份先后召开了多次董事会会议、股东大会,通过了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相关事宜。此次发行共计募集资金14.62亿元,用于“生物医药CMO建设项目”和“东邦药业阿扎那韦等9个产品建设项目”。

       而这次募资的主要对象是某地方国企,其配股数为0.86亿股,获配金额10.60亿元,占总募集资金的71.28%。

       博腾股份之所以能够顺利完成募资,主要是利用了近年来国家出台的众多政策红利,夸大甚至虚构了项目前景。

       2012年12月29日,国务院发布《生物产业发展规划》(国发【2012】65号),首次将以CRO和CMO为代表的生物服务业作为新业态,列入七大重点领域之一。重点支持研发和委托制造服务产业的发展,推动拥有优势专利技术的生物医药企业和科研院所向国内外研发机构和企业提供单项或整合化服务。

       在招股说明书中,博腾股份着重提及了募投项目所涉及的各个原料药、中间体的市场前景和盈利空间。其中例如“生物医药CMO建设项目”中的贝格珠单抗,功效抗肿瘤,其专利将在2018年过期,预计2020年销售额将保持在60亿美元;英夫利昔单抗,可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其欧洲专利与2013年过期,预计年收入亦将保持在60亿美元左右;还有诸如阿托伐他汀钙、瑞舒伐他汀钙等产品,亦是多年销售额超过百亿美元……

       然而,当资金到位后,博腾股份并未将募集资金用于项目,而是去向不明……

 

数十亿国有资产去哪儿了?

       在博腾股份出具的《2018年度募集资金存放于使用情况专项报告》中可以了解到。从2018年6月7日至2018年末,博腾股份所募集的14.62亿元资金投入到各募集项目中的金额为0万元。

       作为医药化工企业的基本常识,要完成“招股说明书”中描述的两个投资项目,必须经历研究开发和工程建设两个阶段。但博腾股份2018年年报描述中,并未出现两个项目研究开发或工程建设进展。反而在2018年年报合并资产负债表中在建工程年末金额较年初减少2.43%

       从2018年博腾股份公司年报来看。至2018年6月7日全数收到定向募集资金后,博腾股份共先后购买结构性存款6次

       2018年7月,博腾股份又对外公布了《关于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的议案》以及《关于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议案》。其中说明了博腾股份使用9.7亿元的募集资金进行了现金管理或暂时补充流动资金

       而截止报告期末,上述暂时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4亿元闲置募集资金暂未归还至公司募集资金专用账户

2019年4月16日,博腾股份再次发布公告《关于继续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公告》,称将继续使用“生物医药CMO建设项目”募集资金专用账户中不超过9亿元人民币的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使用期限为自公司董事会决议日起12个月内。

       如果是一般股民,几乎看不出来博腾股份到底在玩什么花招。简单来说,博腾股份在拿到14.62亿募资后,并没有投入到项目建设中。而是“合理”的从监管账户中转到了公司账户,声称去买理财产品了并且,到最后这笔钱都还有4亿元没有归还到专用账户。这还没完,最近博腾股份再次宣布,将动用不超过9亿的闲置募集资金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看到这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什么蹊跷?

让我们顺着时间线再捋一捋:

 

• 2018年下半年,9亿募集资金(大部分为国有资产)被转移到博腾股份公司账户,用作暂时补充流动金;

• 2018年下半年,博腾股份3.71亿公司资金被违规占用。方法是通过供应商预付款和员工奖金方式,最终转入实际控制人手中。

• 2018年年末,博腾股股份实际控制人居年丰、陶荣、张和兵(三人为一致行动人)三人被爆出累计质押股份的比例极高,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4.73%、97.67%、85.43%,。

• 2019年初,博腾股份违规占用公司3.71亿资金被律所审计报告指出,部分股民发现异样;

• 2019年4月24日,重庆市证监局发出《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 2019年5月,博腾股份发出整改结果,宣称已将占用资金3.71亿归还,并扣发实际控制人奖金;

• 2019年4-5月间,博腾股份再次发布公告,再次将募集资金专用账户中的9亿元用作暂时补充流动金。

• 2019年6月,企业实际控制人宣布将通过大宗交易方式逐步减持公司股份,并已经执行。

       梳理公司公开资料发现,截止2018年末,博腾股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居年丰、陶荣、张和兵(三人为一致行动人)三人累计质押股份的比例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4.73%97.67%、85.43%分别占公司总股本的12.68%、10.02%、8.76%

       在2019年6月6日,博腾股份发表《关于实际控制人股份减持计划的预披露公告》中称:持有公司35%股份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居年丰陶荣张和兵计划将于未来6个月内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7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29%。减持目的是为缓解其长期以来的质押债务压力,合理控制融资杠杆,减持所得资金将主要用于偿还其对外融资借款,降低自身资金风险及负债率。截止2019年6月24日,三人已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1068.65万股

       从以上两个公告中不难看出,博腾股份的大股东们可能出现了一些债务压力。但3.71亿的违规占用资金4亿的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在数字上的巧合确实令人生疑。毕竟先以董事会决议批准利用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将募集资金从专户中划出到一般户,再以预付货款、员工借款等形式将资金划入大股东们及其关联企业,这波操作是名正言顺的。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博腾股份在资金的使用上,一直比较的“随意”。究其原因,到底是企业控制人的规范意识不足?还是迫于债务压力,我们不得而知,也不敢妄自揣测。但就拿着募集的资金用来做“理财的生意”这点来看,其行为是否已构成对国有资产的侵占?国资委是否应该对此事进行相关的调查?当下,正处在财政部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的风口浪尖,像博腾股份这样随意的企业注定会成为检查的重点对象。对于后期情况,我们将持续进行关注。​​​​

来源:http://jrh.financeun.com/Detail/index/aid/60710.html

免责声明:本文是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仅供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