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美中貿易談判中將盟友拒之門外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去年4月曾到訪白宮,希望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聯手抵制中國的貿易及商業做法。

了解相關討論內情的人士稱,馬克龍建立聯合陣線的努力無果而終。這些人士稱,特朗普告訴馬克龍,他不希望看到歐盟坐收美中貿易協議的好處。

上述知情人士包括多位歐洲官員,他們稱,近一年後,特朗普繼續與歐洲盟友保持一定距離,拒絕與其分享關於貿易協議草案的細節——他一直稱之為“我的協議”。

一些美國商界領袖表示,從制定長期解決方案的角度,特朗普的單邊做法不是好兆頭。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會長Craig Allen說:“我們應該與盟友攜手合作。這應該是一個與其他工業國家集體協作的機會,如果不協同行動,達成的任何協議都不太可能得以持續。”

白宮沒有回復置評請求。不過,總體來說,特朗普及其貿易團隊都支持雙邊磋商,認為針對單一貿易夥伴能夠讓美方通過集中火力施加更大影響力。

特朗普的幾位前任都支持更廣泛的多邊談判。然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在最近的國會聽證會上表示,這種方式在對華問題上基本不奏效。

萊特希澤向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展示了一張圖表來證明其觀點,圖表顯示過去20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不斷擴大。

萊特希澤對議員們表示:“老實說,我相信那些好人20年來都在嘗試一種多邊方式。但20年了,這些嘗試不斷失敗,在我看來,不嘗試其他一些方法一定是瘋了。”

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與歐盟也存在貿易爭端。雙方目前正爭論在即將舉行的貿易談判中將討論的議題,美國敦促歐洲向更多美國農產品開放食品市場,而歐洲官員希望談判內容僅限於工業關稅。

一位法國官員稱,4月份那次訪問期間,特朗普向馬克龍表示,他計劃與中國展開雙邊談判,但會不斷向馬克龍告知談判情況。

美國的一些盟友對白宮的立場暗暗失望,因為這些國家對中國也有類似不滿,包括中國以往強制要求外國企業與中國合作方成立合資企業才能在華開展業務的做法。

歐盟官員表示,歐盟與美國之間的貿易爭端不應阻礙美歐與日本、韓國等其他國家合力挑戰中國的貿易做法。

這些官員表示,特朗普繼續避開“人多勢眾”策略,而他的主要貿易顧問曾與歐洲官員進行過相關討論。例如,萊特希澤和歐盟及日本高級官員曾商討就涉及中國的一些問題拿出三方合作方案,包括中國鋼鐵產能過剩問題。

其中一位歐盟官員說:“只有特朗普做出了這樣的表示。我們從其他美國政府人士那里聽到的不是這樣。”

在美國與朝鮮談崩後,美中貿易協議正面臨一個新的障礙。

雖然情況仍存變數,但北京方面已提出購買更多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產品,放寬美國企業在金融服務、汽車等某些領域的持股比例限制,並加強對美國知識產權的保護。華盛頓還要求北京同意一項實施機制,以確保北京方面信守承諾。

其中一名官員稱,其他一些大國也在密切關注中美貿易協議,一定程度上是為了確保該協議符合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簡稱WTO)的規定。

依據WTO規則,各國如果要向該組織的其他成員提供特別關稅優惠,那麼就應該按照最惠國待遇條款向所有成員提供相同的優惠。

其中一名歐洲官員稱:“等我們知道協議的具體情況之後,肯定會從WTO這個角度仔細考察。如果是結構性改革,我們希望他們知道,我們是支持他們的,但我們不太清楚中國如何能僅向美國提供相關優惠。”

美國在1934年《互惠貿易協定法》(Reciprocal Trade Agreements Act)中採納了最惠國待遇條款,當時美國正努力尋找擺脫大蕭條的途徑。

從歷史上的情形來看,歐洲國家在不採納最惠國條款的情況下進行談判並維繫貿易協議的努力基本以失敗告終。如果沒有最惠國條款,決策者無法防止貿易夥伴與其競爭對手達成更優協議。

違反最惠國條款的做法可能會導致在WTO爭端解決機制下的訴訟;特朗普政府曾多次對該機制提出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