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愛財:房租上漲房價不降 增加主動收入便能應對自如

原标题:超爱财:房租上涨房价不降 增加主动收入便能应对自如

近期,房租暴漲的消息引起熱議,許多城市的房租水漲船高,雖不至於叫人望塵莫及,但實實在在的房租負擔還是增加了。對此,媒體口誅筆伐、租客義憤填膺、政府出面維穩、中介爭相自保,似乎每個層面都有自己的道理,每個人都顯得很無辜。

房租成本增加,租房者不堪重負

北京某長租平台租住的合租公寓(位於北京市南三環外)主臥已經漲到了3400餘元/月(含服務費),而北漂一族面對房租上漲能做的只有被動接受。

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7月,一線城市中,深圳、北京、上海三地住房租金環比均上漲,漲幅分別為3.1%、2.4%、2.1%;二線城市中,南京、濟南等地住房租金環比漲幅較為明顯,分別為3.7%和2.4%。而據一些市場機構統計,2018年7月部分熱點城市熱門區域房租同比漲幅已接近20%。

在房價和房租的雙重影響下,年輕人發明了一個新詞”房格爾係數”——房租佔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如果說”恩格爾係數”反映的是吃的水平,那麼”房格爾係數”測出的就是住的狀況。 ”房格爾係數”超過30%則表明房租壓力過大。據調查,此次房租大漲之後,有接近一半的新就業大學畢業生,房租支出佔其收入的25%以上。對於大部分租房白領來說,租房成本越來越高。

房價既未下跌,也無樂觀前景

過去十幾年,是中國房地產崛起的時代。從剛開始沒人願意買房,到有錢甚至沒錢借錢也要買房,在這個房價每年必漲、房子買了必賺的時代,有一波人因為炒房獲利諸多。然而,物極必反,房價的過快上漲引起了國家層面的重視和調控。為防止異常交易推高房價,政府採取諸如限購限貸、房貸利率上調等行政措施,抑制不合理的投資需求,限制房價。

當國家提出”房子是用來住的而不是用來炒的”這個定位後,就已經為房地產大局定了方向,就注定了房地產真的跟以前大不一樣。由此我們也注定將看到國家在執行房住不炒方面的決心和毅力。所以,無腦買房作為快速增值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從長遠看,入手一套有價值的房子,作為保值或適當增值大概率沒問題,但房價必定不會再如從前說翻倍就翻倍。

當然,房價需控制在一個適度範圍之內,因此,大幅度下跌既無可能,也不被允許。一線城市的房價依舊是天價,對於投資者來說,需要慎重下手,而對於工薪階層來說,解決剛需的首付還是問題。在這種進退兩難的境地,我們需要做點什麼改變現狀?

踏實學習理財,才是解決之道

要接受現實,無腦買房就可以賺大錢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希望越來越多的人能夠意識到,投資理財不再如從前”買房肯定不會錯”,而是需要認真學習的技能,而且理財的目的也絕不是”賺大錢”,是保持資產抵抗通貨膨脹或適度增值。

目前市場上既然沒有特別好的機會,那在這期間,與其抱怨”不能發財”,不如騰出時間和精力去投資自己、學習知識,提升主動收入,提升對風險的理解和理財水平。比如最近房租過高的熱點事件,有些人的反應是抱怨,有些人的反應則是更努力提升收入,還有些人甚至從中看到了租房市場信息不平衡、出租房屋質量管理的商業機會。

不管什麼樣的時代,獲取財富的品質都是相同的。在股市樓市雙雙失利的窘況下,可以考慮運營穩健的P2P平台,比如在超愛財,每個月拿出2000元出借,借款的參考年化收益率根據投資期限長短,最高可以達到9.5%。只要選對風控好、穩健的平台,收益還是可以有保障的。超愛財自2014年成立至今,一直以先進的信息技術水平、專業的大數據分析能力、嚴格的審核程序和完善的風險管控系統為基石,始終保持著穩健良好的運營狀態。

開源創收的意義不僅僅是讓收入的途徑以及數目增大,更重要是對於賺錢的思維的突破,過往的盲目投資時代已經不復存在,增加主動收入,不管是應對增加的租房成本,亦或為剛需的首付添磚加瓦,都不失為明智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