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春華萬物榮——訪梨園旦角名家魏春榮

百年前一曲遊園驚夢,讓國人乃至世界為之驚嘆。

當今日韓歐美文化盛行,但有一株 “東方仙茱”崑曲在盡情綻放,絲毫未受世間名利所侵擾。質本潔來還潔去不僅是崑曲本身的魅力,更是世代名家用一生的努力和作品來維護的結果。

存世已有600餘年的崑曲藝術,是中國戲曲藝術中的珍品,被世人稱作是百花園中的一朵“蘭花”。這樣的千古佳音之所以能在歷史的長河中久盛不衰,是因為有一群優秀的崑曲表演家,將數十年的精力全部奉獻於斯。魏春榮就是其中一個。

初見梨園旦角名家魏春榮老師,她身姿挺拔、形態優雅,一襲白衣坐在沙發上,向我們娓娓道來她從藝30餘年的崑曲人生。

十歲學藝始

10歲那年,魏春榮的父母覺得自己的孩子是塊兒學戲劇的料,又想到北方崑曲劇院的教學條件不錯,不僅有專業的崑曲表演藝術家,還有嚴格的生活老師,於是就帶著年幼的魏春榮來到北方崑曲劇院,參加了崑曲學員班的招生考試。

魏春榮回憶,當年報考崑曲學員班的人數眾多,幾乎每十個人中就要淘汰九個。經過了四門考試,年幼的魏春榮一路過關斬將,終於如願以償進入了北昆,正式開始學習崑曲表演。

頭三年的學習枯燥乏味,小小的魏春榮不明白,自己明明唱的是文戲,為什麼還要花大量的時間去練習武戲才用得著的抻筋兒、下腰、翻跟頭呢?但就是這樣枯燥的基本功訓練,魏春榮一練就練了三年,從不抱怨也沒有想過放棄。直到後來她登上了屬於自己的舞台時才終於明白,正是那頭三年的堅持練習,成就了她後來紮實的舞台功底。

30歲那年,魏春榮榮獲了中國戲劇界最高獎項“梅花獎”,如此年輕的演員獲得這樣高的殊榮,這在崑曲藝術界是極其罕見的。如今,魏春榮已經是國家一級演員,“四個一批”人才,在業內和觀眾口中享有很高的聲譽。

不負恩師情

魏春榮是韓派的繼承人,師從崑曲大師韓世昌6年,她將韓派的獨特表演風格掌握的滴水不漏。魏春榮說,恩師韓世昌最厲害的,就是他十分擅長用眼神刻畫人物,飾演不同的人物運用不同的眼神,表現不同的情緒也有不同的眼神。同樣是恨,在不同的故事背景和人物心理下,這恨的程度肯定不同,表現它的眼神也自然要不一樣。這是韓派之所以能獨立成派的重要原因,也是最讓魏春榮受益匪淺的一點。

魏春榮的一雙大眼睛漂亮傳情,無論是《長生殿》裡深情脈脈的楊貴妃,還是《遊園驚夢》裡痴心不改的杜麗娘,她的每一個角色都能做到眉目傳情,令觀眾過目不忘。魏春榮說,即便現在的表演現場空間很大,坐在後排的觀眾看不見台上演員的表情和眼神,但眼睛傳遞出的是一種“神”,這個“神”就是信號,只要“神”有了,不管距離有多遠,觀眾都能接收到這個信號,並從中體會出人物內心的情感。

這六年間,為了不耽誤學業,魏春榮放棄了出演87版《紅樓夢》芳官一角的機會,而是在劇中客串了一把襲人的表妹。魏春榮用一天的時間完成了這個小小的角色。正是因為有了這一次電視劇的演出經歷,魏春榮更加堅定了自己要把一生奉獻給崑曲舞台的決心,因為她覺得,舞台才是真正屬於她的地方,與其把時間浪費在片場去換回一個小小的角色,不如將精力投入在崑曲技藝的學習上。對魏春榮來說,每一次舞台上出現的或好或壞的狀況都是珍貴的經歷,每一次舞台下觀眾的反應都是極大的鼓舞,這是其他任何東西都換不回來的。

傳承崑曲魂

談及崑曲藝術的宣傳和普及,魏春榮說,自己最想做的,就是讓更多人知道和了解崑曲藝術,並通過自己的努力吸引他們走進崑曲藝術,感受這擁有六百年傳承歷史的藝術的魅力。

這幾年,王者榮耀遊戲深受年輕族群喜愛,魏春榮大膽跨界,給遊戲角色甄姬進行了配音。無論是人物打鬥時的呼和,還是配合人物動態形象的唱段,魏春榮都用專業的崑曲唱腔進行了配音。魏春榮說:“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嘗試,它本身很有意思而且還能宣傳崑曲。”說到這裡,她溫柔婉轉地唱了起來,讓人彷彿回到了遊戲中。

魏春榮的嘗試是有成效的,大批年輕觀眾在網絡上大力稱讚配音的出色和動聽。魏春榮對這樣的反饋感到十分欣喜,因為有受眾因她的配音而去了解遊戲中人物的那個唱段,繼而走進了崑曲藝術的大門,被園中的芳香所吸引,從而愛上了這門藝術。

每一次的跨界嘗試,魏春榮沒有為了迎合另一種藝術形式而把崑曲弄得四不像。在魏春榮看來,崑曲的跨界和融合一定要把握好度,不能丟棄了崑曲藝術本身的根。在與不同藝術門類的跨界中,魏春榮往往能得到許多新的靈感,並將它們運用到崑曲上,不僅將崑曲藝術向更多的受眾推廣,更促成了崑曲藝術的創新。

在北昆的三十餘年,魏春榮經歷了北昆最好的時代,也經歷了中國戲曲最脆弱的時代。無論是在戲曲廣受歡迎的極盛時期,還是同事紛紛轉行、崑曲逐漸沒落的蕭條時期,戴春榮都依然堅守在舞台上,而接下來的人生,她也將繼續不忘初心,將無盡春華永遠留在戲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