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百戲之祖崑曲 聽崑曲大師的藝術人生–訪崑曲大師侯少奎

中國作為四大文明古國,傳世而來的聖賢典籍數不勝數,但由於古文字的晦澀難懂,金玉良言漸漸被世人疏遠甚至是遺忘,但有一種文化,歷經600年依然熠熠生輝,沒有因歲月蒙塵。那就是百戲之祖 “崑曲” 。

說起梨園中角兒,不得不提一位崑曲大師侯少奎先生。而侯先生在這個領域的做出的貢獻可謂是不容小覷,我仰慕侯先生已久,但一直無緣得見,在經過朋友特意引薦下,我這一願望終於得以實現,見到了這位在崑曲方面有極高造詣的藝術家。


出生梨園世家 不忘崑曲初心

侯先生出生在河北省玉田縣一個崑曲世家,1956年在北方崑曲劇院學藝的少奎先生師承乃父候永奎先生以及侯炳武、傅德威、趙松樵、王端芝等前輩,在60多年的藝術生涯中,他出色地飾演了關羽,林沖、趙匡胤、李元霸等人物,他以扮相英武豪邁,唱腔高亢、吐字清晰、韻味純正等特點,在崑曲界乃至戲曲界都可稱佼佼者,《林沖夜奔》《千里送京娘》《單刀會》等代表作受到國內外觀眾一致好評和認可,因侯先生在崑曲藝術上的深厚造詣,被評為國家一級演員。

說到為何會從藝北昆,先生表示這是命運的眷顧,也是天性使然。

侯先生回憶說,由於時代的變革,北方崑曲曾一度逐漸走向沒落與消亡的危局。因此,父親候永奎先生起初並未將北昆傳承的希望放在候少奎身上,希望孩子能投身學業,但侯少奎先生卻一直未放棄對崑曲藝術的那份摯愛。 1975年6月,在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的直接關懷下北方崑曲劇院正式成立,為了振興崑曲事業,黨中央在全國范圍內廣招崑曲人才,機緣巧合之下年僅16歲的候少奎被崑曲前輩看中並試戲《林沖夜奔》,在試戲過程中侯少奎先生憑著自身的天賦和勇氣,一亮相就受到了崑曲前輩們的讚賞與肯定。

在從藝的過程中,父親候永奎先生擔心孩子吃不了苦,但候少奎先生在少年時期就展現出了超越常人的意志力和耐力,他將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他所熱愛崑曲事業中,他對崑曲事業的那份執著讓父親刮目相看。

都說台上一分鐘,台下10年功,為了將候派藝術發揚光大,為了振興崑曲事業,候少奎先生將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練功練唱上,他常說“一天不練功自己知道,兩天不練功同行知道,三天不練功觀眾明白”,因此在他從藝的60多年中,他從未放鬆過對自己的要求,正是由於他對自己的嚴格要求,才奠定了他如今的藝術成就。

唯有傳承 才能讓崑曲勇放光輝

當年父親的《林沖夜奔》,非常受毛主席的喜愛,可惜父親由於年邁已經不能為主席登台演出,1975年侯少奎接下了這屬於侯派傳承的重要一棒,中央電視台在釣魚台錄製了由侯少奎先生主演的電視片版《林沖夜奔》並交送中南海,毛主席在觀看了該片之後,給出了“後繼有人”的評價。

說到傳承,候少奎先生情緒非常激動,他說崑曲是百年國粹,不能沒人傳承,這不是一家一姓的小事。候少奎先生不僅是一位嚴師,更是一位滿懷感恩之心的梨園弟子,在他自己的藝術生涯中,深受梨園前輩的傳藝之恩,在採訪中他提到了一場他至今難忘的演出,在那場演出中自己的兩位傳幫帶的老師在演出結束後,連妝都未來得及卸就在一旁觀看看自己表演,並在演出後給出專業的評價, 在演出中,他通過自己的努力博得了觀眾的滿堂彩,也正是由於這場演出,帶給了候少奎先生無比的信心,從而為他的藝術人生奠定了基礎。

崑曲藝術如何發展。

精品藝術要延續,練功、戲路、念白就得穩紮穩打,古人言3分唱7分白。萬不可流於形式,人物要內外結合,要有脛骨。

我們知道崑曲藝術不僅需要多多練習,還要生命不息傳承不止,在品味角色人物時,候少奎先生說自己和戲中人物角色是有感情的。隨著時代發展在崑曲傳承時,要適當開放一點,要去激發學生的創作熱情,學生門充滿熱情的表演也會受到觀眾肯定。

為了崑曲事業的發展,候少奎先生至今依然在堅持親身授業,他說:“這門天上賜予人間的崑曲藝術,不能離開傳承,不能斷代,延續力量就在戲曲高校內”。年近80的他,在藝術舞台上依舊是那個一身熱血的崑曲“少年”,他回憶父輩對自己的教誨,回憶北昆給自己的能量,回憶毛主席重如泰山一般的“後繼有人”的評價,侯少奎先生用他一生的時間在發揚北昆精神,讓候派藝術在更多的優秀學府生根發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