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本該和諧的藝術交流掛上“民粹主義”的毒瘤?

近期在微信公眾號裡有一個名叫“悠悠鋼琴網”的賬號格外“引人注目”。因為在這個平台上登了一段名為《日本鋼琴家目中無人,結果被中國鋼琴家一首《義勇軍進行曲》打臉》的視頻。裡面有位知名鋼琴"藝術家"出鏡表演。

一部本該反映抗日愛國情節的影片經過“悠悠鋼琴網”拼湊、剪輯,儼然變成了煽動中日藝術對抗來實現“民粹主義”的毒瘤。這無疑為中日兩國的文化交流蒙上一層陰影。

雖然在近一個世紀前,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人民犯下滔天罪行,但民間的藝術交流不應該綁架在這段慘痛的歷史之上。隨著1972年9月29日,中日兩國正式建交。外交關係邦交正常化的實現揭開了中日關係史上的新篇章。民間藝術作為紐帶拉近了兩國間的交流。 “國之交在於民相親,民相親在於心相通。文化交流在中日關係中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不管兩國關係如何發展,兩國之間的文化交往始終沒有間斷過,成為了溝通彼此心靈、聯繫兩國人民友誼的堅實紐帶。”

今年正值兩國正常邦交45週年,在近半個世紀的歷程裡,許許多多中日各界人士為維護兩國邦交正常化作出了巨大的貢獻。相對於硬邦邦的政治方面,藝術領域則是兩國交流最柔軟也是最溫情的一片淨土。

最著名的日資跨國企業——雅馬哈就是中日邦交中不可或缺的一塊。雅馬哈音樂獎學金自2000年進入中國以來短短的十幾年時間裡已經為中國超過200名學生頒發了獎學金。就在前不久,雅馬哈在自己的樂廳里為中國自閉症兒童舉辦《音樂與夢想》新年音樂會,呼籲全社會、全人類關注自閉症等一切特殊群體。

這股中日友誼的暖流在兩國熱愛和平、熱愛音樂人的努力下中升溫,來之不易的友誼不能被別有用心的人所湮滅,更不能煽動起狹隘的民粹主義去破壞中日正常邦交化。某些"藝術家"更因該是去抵制這種活動,而不是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參與其中。

當記者就此事採訪復旦大學法學碩士季海琳時,季海琳說:“參加多次各類活動後有些想法希望與大家一起分享共勉:有些’藝術家’長年來打著’藝術家’的招牌不斷散發負能量,將中國殘疾人群體扮弄成一個可憐、可惱、可煩、可怕,只知博取同情與等待他人救援的角色,而不是以平等與尊重為前提來對待他們!我想告訴你們的是,新時代必須有新理念、新舉措,必須樹立殘疾人群體的新形象。同時,’藝術家’們要改變理念,大力傳播正能量,將“教育”變為“陪伴”,將’無奈’變為’希望’,將殘疾人手牽手地齊步同行,融入社會,走向世界。這才是十九大的精神與習總書記“一切為民”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