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正式啟動令靴子落地,利空出盡后英鎊將否極泰來?

匯金網訊: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已經在周三(3月29日)通過英國駐歐盟大使巴羅向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遞交了簽署好的脫歐意向書,這意味着英國脫離歐盟的進程將正式啟動且無法回頭,正所謂“覆水難收”。

面對此狀況,特雷莎·梅表示:全體英國人民已經走過了歷史性的一刻,現在大家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唯一的走向就是繼續向前。與此同時,圖斯克也在網絡社交媒體上如釋重負的發言稱:英國觸發《里斯本協議》第50條……這一刻在等待了9個月之後,終於到來了。
脫歐正式啟動令靴子落地,利空出盡后英鎊將否極泰來?

在“50條”被觸發后,英國退出歐盟的前景已是開弓沒有回頭箭,雙方將還有兩年的時間來商談“離婚”過程中的種種繁瑣安排,但這所帶來的,也只不過是“體面分手”和“凈身出戶”之間的區別,要“破鏡重圓”已經沒有可能。而這也是歐盟存在的半個多世紀曆程中,第一次面臨的有成員國退出之尷尬局面。

英鎊匯率短線反應總體平淡
但對於市場投資者來說,英國脫歐花了9個月的時間,從投票箱里的令人驚訝結果,到議會兩院唇槍舌劍的口水戰,最終成為了白紙黑字的既定事實,這一流程的完結,其實恰恰代表着不確定性的排除,和前途的更加明朗化。因此,大家都很平靜地接受了這一結果,市場總體波瀾不驚,與去年6月“脫歐”公投結果出爐之處的市場巨震構成了鮮明的反差。

在周三英國駐歐大使遞交脫歐公函之際,受“膝跳反射”式交易的影響,英鎊兌美元匯率自日高1.2476短暫下挫,觸及1.2397地位后即回穩,之後在特雷莎·梅和圖斯克相對積極的言論措辭推動下小幅反彈至1.2440一線后開始橫盤整理,直至周四(3月30日)亞市早盤。不到1%的日內波幅,相比去年6月24日英國脫歐結果公布當日市場出現的高達15%的巨震,簡直不值得一提。
(英鎊兌美元周三歐洲時段15分鐘K線圖)
脫歐正式啟動令靴子落地,利空出盡后英鎊將否極泰來?

事實上,自去年四季度以來,英鎊兌美元匯價就已經停止了不斷刷新新低的任性探底過程,在一個相對的地位區間覓得了新的平衡開始盤整築底。帶動匯價持續橫盤整理的來自兩方面相互抵抗的因素:一方面,英國脫歐前景未定,並可能引發其他歐盟國家效仿,以及誘發蘇格蘭舉行二度獨立公投的狀況,仍使得“空頭不死”;但另一方面,在貶值超過20%之後,英鎊實際匯率已經顯著低於公允價值,客觀上存在套利空間,且押注抄底的資金也開始湧入,同時,各方面向好的經濟數據都顯示“脫歐”的負面影響,或已被某些“經濟學家”有意無意誇大。因此,英鎊兌美元在1.20下方進一步殺跌空間已經非常有限,更罔論如某些悲觀的分析師所預言的那樣兌歐元、甚至兌美元跌破平價了。

(去年以來的英鎊兌美元走勢)
脫歐正式啟動令靴子落地,利空出盡后英鎊將否極泰來?

利空出盡變利多?
而彭博的資深外匯分析師卡德摩爾(Mark Cudmore)就在英國正式啟動“脫歐”之際發出嚴正警告稱,雖然未來兩年英國和歐盟之間的“離婚談判”註定不會是一團和氣,英國經濟也會因此面臨種種磕磕碰碰,但是如果因此就繼續“無腦”做空英鎊,就可能會適得其反,並損失慘重。

卡德摩爾指出,不看好英國經濟前景的投資者已經在手中積累了超過歷史紀錄水平的英鎊凈空頭頭寸。而如果有更多積極的消息來對烏鴉嘴的“空軍”打臉,那麼有朝一日失望的空頭資金可能會被迫舉白旗投降,並引發連環觸發止損的“踩踏”式出逃交易,從而導致英鎊匯率出現戲劇性的大幅反彈。

而在脫歐塵埃落定之後,英國所可能面臨的最壞結果,也就是被歐盟勒索一筆巨額“離婚贍養費”,或者在為期兩年的談判破裂后撕毀一切雙邊互惠協議一拍兩散。這些後果一開始聽起來很可怕,但是在給了英國政府、民眾和全球金融市場投資者多達9個月的漫長時間去考慮之後,大家似乎已經發現,最壞的結局也不過如此,而之前英鎊匯價下跌25%的幅度,也基本已經將這樣的最壞衝擊結果涵蓋在內了。
脫歐正式啟動令靴子落地,利空出盡后英鎊將否極泰來?

英鎊重新升值或才是真考驗
卡德摩爾稱,打個比方說,在“脫歐”結果揭曉之初,大家都認為英國經濟可能已經因此而摔下了懸崖,但大家卻萬萬沒有想到,英鎊匯率的大幅貶值提振了該國的出口和旅遊事業,好比在懸崖之下鋪了一層充氣墊子,這反而令“脫歐”決定做出后最初半年的英國經濟數據出人意料的靚麗。但如果此後英鎊匯率大幅反彈,該國經濟的疲態就可能顯出原形,而這才是大家更需要顧慮和擔心的地方。

而在脫歐談判過程中的一些波折,以及日後可能惡化的經濟數據,或許也會限制英鎊匯價的反彈空間。此外,如果海外市場上,美元因為美聯儲更強力的緊縮行動而走強,同時歐洲央行也開啟緊縮周期,也會令英鎊兌美元和歐元繼續承壓。但至少,在當前價位下繼續做空英鎊,已經顯然不是明智之舉。

北京時間10:30,英鎊兌美元報1.2441/43,歐元兌英鎊報0.863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