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越來越不消停 為啥歐元卻能處之泰然?

歐盟是越來越不消停,為啥歐元卻能處之泰然?

儘管面臨著零利率、政治不確定性等重重威脅,歐元現在卻仍然泰然自若。這是因為外匯市場人士對歐元區的政治風險視若無睹嗎?並非如此。事實上,歐元是從經常帳戶盈餘和兩家央行處獲得了支撐。

零利率、政治風險、不確定的未來……儘管面臨重重威脅,歐元卻仍然泰然自若。路透專欄作家多蘭(Mike Dolan)撰文稱,這或許是因為歐元從歐元區的經常帳戶盈餘及瑞士、捷克兩家央行那裡獲得了些許幫助。

由於整個歐洲大陸上疑歐民粹派的支持率不斷走高,市場普遍擔憂2017年接二連三的歐洲大選將威脅歐元。但現在看來,這個風險對歐元本身並沒有造成直接的衝擊。自去年底以來,歐洲央行的歐元匯率指數實際上升值了0.3%;今年迄今的50個交易日中,該指數的波動幅度也只在一天超過了1%,而且還是因為歐元錄得了上漲。

自去年11月美國大選后美元飆漲以來,歐元兌美元主要在0.04美元的區間內交投,過去四個多月在1.06美元上下波動不到2%。歐元兌美元三個月隱含波動率也一直低於10%,不到2011年歐債危機高峰時期數值的一半。儘管偏向歐元賣權的3個月期歐元風險逆轉指標在1月至2月期間有所上升,但在最近三周也發生逆轉,並已回到2016年底的水平。

這是不是因為在面對日益崛起的極右翼政治領袖的反歐元攻勢,外匯市場人士全都無動於衷呢?對於有可能導致默克爾下台的德國大選或者意大利今年夏季可能提前舉行的選舉,所有人真的都無所謂嗎?

當然並非如此。市場對歐元偏向看空的立場還是很明顯的。CFTC數據顯示,上周歐元凈空倉創下1月初以來的最高水平。債市對政治焦慮的反應更為明顯。10年期法德國債收益率之差雖然仍遠低於2011年的峰值,但過去四個月已擴大一倍至逾60個基點。

那麼,到底是什麼在如此有力地支撐着歐元呢?最根本的解釋就是,過去五年來歐元區的經常帳戶盈餘不斷增加。最新數據顯示,歐元區月度經常帳戶盈餘已超過300億歐元。相比2011年外部賬戶勉強平衡的情況,如今的經常帳盈餘形成一股日均10億歐元的天然支撐力量。

歐盟越來越不消停 為啥歐元卻能處之泰然?

歐元區進口需求較弱而德國出口強勁,這是經常帳盈餘的其中一個原因。此外,外資持有歐元區國債的回報接近於零、甚至是負,同時歐元區投資者持有等量海外國債卻能得到更高回報,這也是原因所在。

歐元匯率走勢平穩,意味着歐元區任何基於政治或利率理由的資本外流,都不曾超過經常帳盈餘帶來的資本流入。一部分原因在於海外大型債券投資人並未一口氣撤離,而是在歐元區內轉換持倉——數據顯示日本投資人近幾個月拋售法債,但買入德債的數量是前者的兩倍。

此外,瑞士及捷克央行繼續扮演着歐元大型買家的角色,這也是限制資本外流的另一把利器。儘管瑞士央行在2015年取消了歐元兌瑞郎的匯率下限,但該央行為避免瑞郎過度升值而採取的臨時干預措施仍使其積累了大量的歐元倉位。目前,瑞士外匯儲備超過了6000億歐元,光是在過去14個月就增加了超過1000億歐元,增幅逾20%。

而捷克央行對捷克克朗兌歐元匯價設限已有三年之久,儘管該行承諾將在今年撤除限制,但此舉已令其外儲自去年初以來增加460億歐元,截至上月總規模已逾1000億歐元,相當於捷克GDP的約60%。

歐盟越來越不消停 為啥歐元卻能處之泰然?

合計起來,這兩家央行平均每月買進近130億歐元,其中約有半數存入歐元區債市,很大程度上抵銷了區內資本外流。換言之,雖然資本外逃可能終將削弱歐元,但外逃資金的規模要足夠大,才會對匯率造成持久的影響。

勒龐不太可能成為法國總統

丹斯克銀行指出,從歐元方面來看,號稱法國“特朗普”的勒龐不太可能成為法國下一任總統,因此法國大選將不會成為歐元/美元上行的阻礙因素。

在許多投資者看來,如果極右翼領導人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在5月的法國選舉中獲勝,她將主導法國退出歐元區,這對歐元、甚至歐盟而言都可能是致命的。

歐盟越來越不消停 為啥歐元卻能處之泰然?

據Opinionway最新民調顯示,勒龐支持率跳升了1個百分點(上圖)。該民調預計法國總統大選首輪,勒龐、馬克龍、菲永支持率分別為28%、25%、20%(上期分別為27%、25%、19%);若勒龐、馬克龍進入第二輪,則支持率分別為41%、59%(上期分別為40%、60%);若勒龐、菲永進入第二輪,則支持率分別為45%、55%(上期分別為44%、56%)。

不過,整體來看,根據民調結果,勒龐獲勝的幾率仍然不大(下圖)。

歐盟越來越不消停 為啥歐元卻能處之泰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