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走向第二次獨立公投

迪林:就在英國走向退歐之際,一個熟悉的陰影已經籠罩下來。時隔4年,蘇格蘭正在走向第二次獨立公投。

就在英國披荊斬棘、跌跌撞撞地向著退歐前進之際,一個熟悉的陰影已經籠罩下來。時隔4年,蘇格蘭——聯合王國中桀驁不馴的北方王國——正走向第二次獨立公投。

原動力是6月的英國退歐公投:53%的英格蘭人支持退歐,而62%的蘇格蘭人選擇留歐。英格蘭令人討厭的民族主義發作將迫使蘇格蘭退出歐盟,這種感覺為獨立派政府提供了要求舉行第二次獨立公投的機會。

蘇格蘭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表示,2018年末將是舉行第二次公投顯而易見的時間(編者註:尼古拉•斯特金周一正式要求舉行第二次蘇格蘭獨立公投)。預計她將在本周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大會上詳述進一步的細節。

3年前那場公投的結果比很多人預想的更懸:55%的人支持留在英國,45%的人反對,前者以微弱差距贏得了公投。在公投前的造勢過程中,獨立運動得到了更多支持。自那之後,蘇格蘭民族黨把對手推上冷板凳,蘇格蘭在英國下議院的席位除3個以外其他全部由蘇格蘭民族黨佔據,同時該黨取得執掌蘇格蘭政府的連續第三個任期。獨立派要在第二次公投中消除的支持率差距,遠沒那麼懸殊了。

統一派還面臨一個問題:誰擁有足夠的威信和凝聚力來領導又一場“在一起更好”(Better Together)運動?在2014年領導留英運動的那些在英國國會任職的傑出蘇格蘭人,如英國前財政大臣阿利斯泰爾•達林(Alistair Darling),現在都已退出政治前線,影響力所剩無幾,給人感覺彷彿屬於另一個時代。

曾在數代人時間裡主導蘇格蘭政治的工黨(Labour party),如今正處於分崩離析的狀態。蘇格蘭民族黨已經取代工黨成為了很多中左翼選民的選擇。在上一次蘇格蘭議會選舉中,工黨滑至第三位,位於飽受嘲笑的蘇格蘭保守黨(Conservative)之後。英國工黨領袖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在蘇格蘭像在其他任何地方一樣不受歡迎,對統一派說服選民幾乎起不到絲毫幫助。 撒切爾夫人

英國為撒切爾舉行隆重葬禮

國際政要雲集倫敦聖保羅大教堂,參加撒切爾的葬禮。倫敦警察廳投入4000多警員保障葬禮順利進行,此前示威活動的威脅加劇安全擔憂。

保守黨也沒有帶來多大希望。在很多蘇格蘭人看來,特里薩•梅(Theresa May)的性格和舉止顯示,她或許像前一位女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一樣,是不近人情的那類人。像科爾賓一樣,她對統一運動的破壞可能大於幫助。蘇格蘭保守黨領袖露絲•戴維森(Ruth Davidson)有人氣也有活力,但她的政黨目前還沒有分量。

考慮到工黨似乎決心不像上一次公投運動那樣與保守黨結盟(工黨認為正是那次聯盟導致其之後在選舉中節節敗退),可能會有很多相互競爭的統一派造勢活動爭奪地位、互相詆毀、破壞整個統一事業。

如果獨立派會再一次被打敗,原因很可能在於現實情況。石油是蘇格蘭民族主義者所鼓吹的英格蘭獨立后財富前景的核心,而目前油價暴跌。2014年,蘇格蘭政府預計,2016/17年度北海收入在68億英鎊至75億英鎊之間。事實上,英國石油天然氣創造的財政收入實際上為零,預計未來仍將大致維持這一水平。

另外,蘇格蘭政府的數據表明,公共支出赤字達到了近150億英鎊,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9.5%,相比之下英國整體的這一比例為4%。蘇格蘭民族黨沒能拿出縮小這一差距的可信計劃。同樣尚不清楚的是,蘇格蘭獨立后要採用哪種貨幣,獨立后的蘇格蘭是否可以留在歐盟內或輕鬆重新申請加入歐盟。

在這種變化莫測的時候,如果蘇格蘭再次舉行公投,沒人能斷定結果。儘管不利於斯特金的經濟證據是實實在在的,但實現了退歐的“拿回控制權”(Take Back Control)口號可能同樣能夠幫助斯特金得償所願。聯合王國可能撐不過這個十年了。